can arthritis be cured

新年絮語

 

新年不是那麼經常地到來,但還是來了。

新年是一個販賣希望的季節。希望無處不在。我在早年的詩裏說:“新年到了/北方下雪/南方開花/我把中間的日子叫做喜悅”。

新年是這個星球的蔚藍例假。新年帶來全部的寒山瘦水。就像古人說的“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在這個星球上,沒有比人更脆弱傷感的動物了。獅子祗管咆哮,烏龜吐納如新,蝸牛變成一種久遠的事物,躲在孩子的童謠裏。小狗狗嗅著雪,雪白花花地下著。

白髮如年輪,環環催人老,卻也讓人措手不及。

剛在推上說:“早上送孩子@leo0168過馬路。孩子說‘剩下的路我自己走’。幼稚的肩膀要慢慢擔起世間的風雨,告別的路總在黑髮白髮間,鼻子為之一酸。”

喜歡聽孩子的聲音,總有種把這些童稚的聲音裝進瓶子收藏的衝動。孩子的聲音如此乾淨,一如種子發芽,書本說話。而聲音的流逝就如愛情的流逝,我祗有看著的份。而孩子一天天大了,等待他們的,會有更多的相聚和告別。

然而新年是一個護身符,愛人也是,可以掛在身上,不離不棄。聖誕節在杭州陪父母,淒雨冷風,更襯父母黑白相間的鬢髮。父親過來擁抱我,轉眼就是一個離別。母親在樓上不下來,祗是最疼我。瓊和我,明明是一個好姻緣,暗暗裏是彼此之間的抱怨和摩擦。感情磨人,又如何百忍成剛?每欲逃避之,又見“責任”二字,緊箍咒念,阿彌陀佛。生活的福氣裏夾雜著雨雪,而靈魂就此隱遁。

人是自己的矛盾體。我總不能學會像石子那樣走路,鏡子一樣呼吸,影子一樣收起自己的尾巴。在暴怒中尋找一點可能的安慰,和家人一起平安度日,和朋友一起守望相助,已足夠幸福。我對自己說,生活如墨,仍可大寫;生活嘈雜,要把安靜也包括進來。

然朋友還在獄中。王大姐@wlh8964她們還在為朱承志大哥奔走呼號。希望所有的良心犯回家過年,希望藏人手足不再自焚,才是新年的應有之義。是誰說,世間還有奴隸,則人人為奴隸。奴性久了,血性全無,漠不關心,甚至是財迷心竅充當線人幫兇,這難道不是國人最可痛可恥的現狀?

儀式化的新年成為政客和演員的廣大舞臺,歌功頌德都成了他們的本能。體制化的新年則是殺人如麻,囚禁良知,姦污眼神。說到春晚,這樣一個社會腫瘤越來越大,這樣一個怪胎活的滋潤有加。對於極權體制來說,洗腦是一項根本方略,唯有謊言才能讓他們相信自己的“合法性”。也因此,對言論自由的扼殺,從現實到網絡,嚴密羅織,嚴苛鎮壓。如此才有了朱承志、肖勇、星河、陳平福等公民的冤獄。而至今朱承志大哥還在“被煽顛”著,因為他對朋友的義氣,他對極權猛獸的不服從。

一個科技時代,大屏時代,屏幕裏面越來越華美,生活裏面卻越來越粗鄙。在一個“無思則無過,莫言即平安”的病態思維中,個體開始學會偷懶,把自己的思考權利和表達權利拱手相讓,求得一點可憐的安全感。殊不知無處不在的極權恐懼仍是國人必須要面對的魔障,這樣一場博弈註定曠日持久。

2012.12.31上午,南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