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一點感悟

 

除了寫作,像擦拭血跡一樣的寫作,像打磨夜晚一樣的寫作,我將一事無成。而寫作是心跳,是不讓自己迷途,并且找到夥伴。我確信這是值得的,就如在卑賤的生存裏抗爭是值得的。在詩歌的庇護下,我欣然於我不必得到更多。

而讓詞語回到詞語不被繼續閹割,這是寫作者起碼的責任。

2013.6.3黃昏,四惠東

ai-1-articleLa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