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大清帝國怎麼就亡了呢


下了一夜雨,早上上班前放晴,把秋天一下子撈了出來。

沒有撈出來的,那些大大小小監獄裏的良心犯,依然受苦。然而他們是最容易被忘記的一群人。統治者固然不希望百姓關注,百姓也覺得是與自己無關的人,或是出於害怕的意思。

Whatever,秋天,仍是北京最好的季節,像一個舊情人。

藍色是那樣一種顏色,也許是最色的。我想說的是,到了秋天,天藍能一下子落到湖水裏,幾乎是人類最好的安慰了。

上午下載了盤古的新專輯《天蛇》,盤古唱,大清帝國怎麼就亡了呢?

而一首叫《蒹葭》的古詩卻仍在秋霜清影裏。讓那些想找到自己的人,還可以回到兩千年前,看看蘆葦的模樣。

思想的蘆葦無處不在,又一下子連上了海上鋼琴師的原聲。

這一切的一切都拜網絡所賜,讓人活在世界裏,而不是愚昧裏。

艾未未說,互聯網是對抗極權的致命毒藥。

一個身在大清的人醒過來,每一個身在大清的人醒過來,大清於是亡了。這是遲早的事。

在此之前,基層警察依舊來電話,想送月餅維穩,被我婉拒。

內心深處,總想著,有那麼多的好東西在好的地方等我。

天藍,秋涼,白露為霜。

 

PS:附上《懷古》詩一首——我能做的這麼少,我做我力所能及的。

 

懷古

 

蒹葭蒼蒼江波清,白露為霜露華濃。

古時少女多娉婷,千帆影裏贈紅菱。

千帆過後江心冷,亂世求生多虛情。

誰念伊人水剪影,但聞砧板魚肉聲。

 

2013.9.6下午,四惠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