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那些不幸,死亡,戀情和抗爭……”

猶如循環不息的交響曲

那些不幸,死亡,戀情和抗爭

去而復返,捲土重來

看著人們的良知和漩渦

這稱之爲“必然”的事物

淩駕於一切之上

比人們的韌性更加持久

但祂似乎也允許了人們磕磕絆絆

孩子一樣看到柔弱的光明

在不光明的等待的日子

可以向隅而生

 

2007.12.17黃昏於大北窑

Comment (1)

  1. 劉強本 wrote::

    一位朋友电话里面说,你的狭隘已经阻碍了你的诗歌

    星期二, 十二月 18, 2007 at 1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