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春日


當天才歸為沉寂

誰在春天寫詩

 

一些枝椏

正艱難地吐出花朵

 

那些白玉蘭

赫赫如刀客

 

那些鳥鳴

串起了風鈴

 

那些陽光

穿過女孩的耳洞

 

那些良心犯

都有一個名字叫常青

 

在長椅上打盹

我和小狗狗

看不出誰更像一個異鄉人

 

2014.3.29上午,南磨房,長椅上

2015.4.26黃昏,南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