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火柴與星空


安東尼奧·波齊亞說:「有時候需要用一根火柴去點亮那些星星。」但也許,是那顆星星首先點亮了火柴,微弱之中,心懷喜悅,把文字釘進血液,又負痛而行。

 

寫一些關於文字本身的文字,像是這樣就可以找到久遠塵埃中的自己,死去活來的那個輪迴。

 

寫字的過程,有時像磨一把刀,楊佳的刀,夏俊峰的刀。猶記得夏俊峰被死刑時推友說的驚魂之語:「我心中的不快,需要一把快刀。」

 

今天是國際反酷刑日。多虧了這些勇士的堅持,我們苟且至今。

 

網上看到這樣一句話,有點像元曲,活潑的句式,透著心酸和自嘲,是你國人的真實寫照:「你的溫柔賢良總算成全了統治者的貪欲和極權。」

 

除了發出一點老鼠洞裏的聲響,往往還是自己嚇唬自己外,我實在也做不了什麼。但如果不是靠著文字的挽留,記憶將更快地逃遁無蹤。謝謝你,文朋字友。

 

把文字釘進血液,叮叮噹當的,就是餘生了。

 

2015.6.26下午,國際反酷刑日,水南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