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白酒泡著白髮


白紙黑字,映照著雪。雪地裏,小孩子第一次喊出了媽媽。萬樣靜寂,千山祝福的一刻,生命的喜悅衝破不幸的枷鎖。此生的別離隔不開他生的相守。千年以後,雪花將是最後的花朵。


而今生,今生抓住的是酒,是酒後狂言,是嘔乾苦水。酒在瓶中,醉倒自己。酒在酒中,煮沸青梅。酒在淚中,歌癲字狂。酒在血中,燒出骨灰。縱使戒掉了酒,也戒不掉義氣的友人呀,豪情的盡頭,早有大刑伺候。


斯世斯國,白酒泡著白髮,彷彿一個死囚傾訴無限心事。那些沒有愛完的人,寫完的詩,下完的雪,即使隔著死亡,也透過來不甘心,不安心。白髮在酒裏生長,分叉,讓熟悉的事物變得驚悚。


白酒泡著白髮,陳列案頭,邀請我們參觀自己的死亡。


2015.6.30上午,水南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