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文字的侷限


整個冬天

我都在跟文字較勁

克里希那穆提說

“詞語衹能寫出它能寫的”

彷彿文字不是人類血液中的元素

詞語不是夢和醒之間的橋

墨水弄髒手指的喜悅再不回來


整個冬天

我都在跟文字較勁

“匹夫何罪

懷字其罪”

直到我意識到

謊言不是始於文字

而是始於人心

一個敗壞的時代

也是懼怕文字的時代


整個冬天

我都在等待這樣一個時刻

大樹飛旋著年輪

文字流淌如魚群

胎兒嬉戲於羊水

那些侷限我的事物

也在幫我打碎花瓶

如此我才能告訴你

美好的事物都有自己的風聲

一個字一個字救自己

才能讓記憶跟上記憶


2015.12.28黃昏,12.31下午,水南莊

“侷限即成就,當你意識到侷限的實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