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技術時代的福與禍

在網絡時代,作為肉體凡胎的人,「電子化」已成為一個基本屬性。藉由技術之手,現代人按時完成每天的生活和學習,像完成一個既定的流程。手機,電腦,家電,影視,遊戲,VR,GPS……在一大堆電子器件中,人正成為金屬動物。

而就人的初衷而言,簡單和淳樸,才能讓人心走的更近。人心要求著返璞歸真,手藝人一樣,一切勞作靠雙手完成,純手工製作,原創和手寫,就像小時候捏的泥人。

那麼,在技術圍墻和心靈擴張的兩難之境中,有和解共進的路徑嗎?或者說,當我們用一種類似疫苗的技術成果作為載體進行自我表達時,這種「自我表達」是真實可信的嗎?當一切皆虛擬,真實是否從此消失?在意識到這種局限後,個體將如何自我表達,并自我認同?

顯然,不管個體是接納還是排斥,技術必然有自己的演進路徑,無論你是熱愛還是遠離,技術都是現實存在的一部分,并把因此產生的能量和成果作用於人類。

換言之,技術的雙刃劍,就如暴力美學,意味著施與與掠奪並存。當技術讓導彈變得精準,則意味著人可以更精緻地殺人,當技術讓數據肆意變形,人將無法信任投票或調研的結果。

以技術的名義,可以造福,也可以殺戮。比如立在社區的大型等離子屏,作為一種拙劣的洗腦工具,呼應著一九八四中提到的電子幕,告訴你老大哥無處不在。在電影「飢餓遊戲」中,類似的電子天幕,替代了自然天光。

那麼對於技術,什麼樣的態度才是審慎的?大家不是應該對技術創造的諸多成果──抱有天然的善意嗎?因為它畢竟讓人離自由更近了一步。美,力量,玄幻,宇宙探索,思想呈現,動員組織,效率,寫作,這些都無一例外與技術產生共振,構成某種微妙的生活圖景。而沒有信息的流動和撞擊,人將不復為人。衹是在日常生活景觀中,技術和人工智能,是親善,還是入侵,是趨勢,還是失控,都是未知。但就核彈而言,死亡就是預設值。

如古人說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熱愛技術,承認這是智慧的載體,抱著一種奇思妙想的心情去感受,克服因為技術自帶的暗黑和冰冷氣質而產生的不適感,把對技術參數的冰冷看成高分和成果,克服對技術的偏見,從被動接受到主動認知,知其越界之後的危害性,才可能一窺技術的奧妙。

人類進展到今天,技術或已成文明的基石。以你正在敲字的MacBook Air為例,它已經是一塊讓記憶和思想留存的樂土。除了不斷學習和運用新技術,一個人將成為自己的桎梏。

而一個現代人的死,將復活於一個虛擬的空間。


2016.9.6下午,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