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向夭折的孩子致哀,繼續在一個羞愧的成人世界裏鬼混。



文明,就現階段而言,仍是戰爭和獨裁的殉葬品。

孩子死了,父親死了,大家在真相面前閉上眼睛。

世人宣稱愛是拯救,是自救,然而作為個體的愛在不義面前,太渺小了。

當個體就活在這個渺小裏,所有的宏圖偉論和發明創造,都有了一層荒謬的色彩。

自身殘殺讓人類蒙羞,卻又不得不承認自身所具有的獸性。

親愛的孩子,我們從未謀面,可你側臥著死去的樣子,就像我七個多月的女兒,每晚喜歡的睡姿。雖然殘忍,我要說,但願你是在美夢中死去,毫無痛苦。

我也知道說這些多麼蒼白,死亡每天都在例行公事,看著人類在自我製造的有關文明,宗教,國家,財富諸多矛盾中有了好戰和好勝的理由。

而我也會毫無例外,或早或晚地死去,儘管我和你一樣,還沒有做好死亡的準備。

是的,生活在忙亂中,已經讓人忘記了死亡的邀請。


2016.12.19下午,水南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