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俠」者屠夫

這個殺豬的反而被媳婦暱稱「豬」,這個外表像北方漢子的卻有一顆細微體貼的心。屠夫兄的媳婦說,當初看上他就是覺得這個人太善良了,「一個對孩子呵護備至的父親不會是一個壞人。」

屠夫兄說,「你知道我們在救贖自己。」他從未把自己放在一個代言人的位置上,以博名聲,或去佔據道德制高點。這是我最佩服的地方。讚美,反對,認同,咒罵,那是別人的事。屠夫兄能把事情做好,首先因為他這個自我救贖的理念。動輒以天下蒼生為念,鐵肩擔道義之類,說多了,難免肉麻。

屠夫的殺豬模式類似眾籌,公開募捐,現場集結,網上圍觀,任督二脈打通,技術手段,行為藝術發揮到極致,趕在熱點消退之前公開一手資料,讓真相大白或盡量接近真相,讓網友和媒體獲得另一視角並參與其中,謊言於是不攻自破。

說到行為藝術,屠夫得其精髓,自成一派。各種現場舉牌易拉寶街頭張貼,各種通緝令懸賞令中指照,甚至把自己坐牢也當成行為藝術的一部分,看似無厘頭,卻讓真相獲得再生能力,並引起連鎖反應。其中「道德不適用於惡吏及其家人」的人肉追責,更讓屠夫突破道德羈絆,直擊對方的痛處,逼迫對方脫下底褲。

屠夫兄有理念,有擔當,有對弱者的同理心同情心,而這些是當今社會日漸稀缺的品質。他當初說出來做事,就是想向大家證明這個社會有病,病得不輕,並願意承擔各種坐牢風險,「我參與了那些事,我出錢了,我出力了,我行動了,我沒有冷漠過!」

就如上午推友說的,屠夫是當今為數不多可以稱“俠”者——吟到恩仇心事涌,江湖俠骨已無多。


2017.7.13上午,集推文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