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大地上飄滿雪花

也飄滿自由的長髮

題記

 

“蝸牛一樣柔弱的角

算不算得上抵死的棱角

吊蘭一樣脆弱細長的莖

配不配得上一個男人?”

 

“我重著不曾有過的黃昏

我重複著沒有發生過的疼痛

這樣緩慢的節奏和高樓的疲憊

又算是什麼樣無情的饋贈?”

 

“斷頭臺一樣升起的黃昏呵

什麼樣的真理跑出了黎明

什麼樣的不幸和預言

根本就是詞語的幻覺?”

 

“這十年一夢的北京

這喪葬之城,強權之城

藥片一樣稀釋著孤單的生命

這生命也由孤傲走向了虛設”

 

“難道我的長髮不曾

跑遍雄獅的大地

我難道不是因為愛你

才羞於說出自己的停滯?”

 

“這吊蘭一樣蒼翠又下沉的

難道不是我骨刺穿心

櫛比嶙峋的命運?”

 

2007.7.3早,7.8傍晚,7.10上午

3 Comments

  1. 關于弔蘭的另外一個版本,本人不是很喜歡,所以沒放到十年詩集裏面。放在這兒,也同樣有點不負責任。最終還是上傳了,它的無意義大于它的意義。可以說是詩歌的一個反面教材。即:成品和半成品之間的差別。這樣的說法不是指技巧,而更多是內心的那股能量的表達,在宣泄和釋放之間是有一條明顯界限的。詩歌怎麽寫?就是信筆下去,激流險灘,在所難免,但假像也因此産生。失去了魂魄的文字即便擁有蒼白美麗的外表,終究是無力的,并將最終被宣布為無效。

  2. 深夜造访    惊艳的天地 坚持啊 强本 

  3. 谢谢HELEN的鼓励,时间于我是奢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