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立冬

送別楊天水先生


把道路雕刻出來

留給後來人

把皺褶攤平

讓湖水回到松林

一卷明月

焚燒在雪山上

我欣然於

有這樣一個日子

可以安靜地離去

我擔當了

我本該擔當的

就像生命守住了自身的滂沱


2017.11.8中午,大北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