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柏林墻


一黨為鞭,每個人都必須是催情劑。

隔離人心和自我審查同在。

少有人是無辜的,除了那些良心犯。

日子還得過,骯髒地過。

我還沒有瘋掉,我在碎片上寫詩。

寫一首女兒喜歡的詩。


2017.11.9中午,大北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