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春分


又一個春天

回到

被抄家的地方


失蹤在繼續


囚牢

學習班

精神病院

不知處所的監視居住


以及在耳光中被迫服下的藥物


2018.3.21午後,大悲呦

一個有良心犯的地方是邪惡的,少有人意識到,正是良心犯的殊死擔當,為事不關己的民眾拓寬了生存空間,良心犯的可悲也在於此,更多的人覺得是沉默和服從讓自己嘗到了甜頭,骨頭藏在身體裏,不再是如帕斯所宣稱的閃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