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聖誕有審判有普通交通事故,乾燥的空氣蒸發著血液,粘稠膠著中艱於呼吸。

海子說,「在這個節日裏你什麼更加惆悵?」如果一個節日不是了提醒我們那些需要記住的人,節日的意義也不是那麼大吧。

約伯說,「我因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就仍以此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還可踊躍。」

我想說,若無體面的生活,過節就是一種自我安慰罷了。或者說,節日,是孩子們才配擁有的禮物。

想起佩索阿說的,「從一個未知的港口起航,向另一個於我們來說同樣是異的港口;因此我們應該旅伴之相互待。 」

有良心犯,就無平安夜,還是要祝福,祝福親人,友人,未曾謀面的人,祝福是一件確定無疑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