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轉冉雲飛妙文:“匪話連篇”五歲了

當2005年6月29日 決定開博客的時候,並沒有想到能堅持到今天。因為我是個表達欲比較強的話癆,所以能持續不斷地發聲,說出自己的想法。但博客最開始的格局也不是像今天這個 樣子,而是一些日常感悟的彙集。再者,我當時也沒有想到每日一博這個概念,就是想到哪寫到哪,完全是非常遊戲玩樂的心態。因為我在博客前,也在一些BBS如 天涯社區的關天茶舍等地裏面發帖掐架,因此頗認識一些雖然觀點不一定相同,但同樣喜歡表達自己見解的“掐友”。由於有不少的“掐友”,所以博客甫一開上, 就有不少朋友來圍觀發帖。這種圍觀發帖的人,來得更為有針對性,對同一話題有相同的愛好,不論是讚賞者還是反對者,都能給我帶來較多的思考。

 

隨 著博客的進一步開辦,我才逐漸增加了和完善了各個欄目。其中的“貢獻常識”、“搗騰歷史”、“中國右派”、“冉氏評論”、“資訊掮客”是被用得最多的欄目 標籤,這說明這幾個欄目,由於其談論話題較廣泛,因此得以頻繁使用。由於傳統傳媒管得非常死,所以作為公民,必須有自己的表達陣地,必須把自己所思所想表 達出來,同時為維護自己和更多人的權益而努力,故博客越寫越得以固定成為每日一博的“早報”形式,偶爾因為有事情或者網路情況,而下午或者晚上發出來的, 但總體來看“匪話連篇”是張不折不扣的“早報”,在早上八點至九點出現的頻繁最高。正是由於這樣的固定鐘點,使得那些關注我言說話題的讀者,在固定時間來 到我的博客閱讀評論。

2008年2月5日我在天涯社區不用翻牆的博客,被天涯社區關閉,從而開始了“匪話連篇”的“流亡生涯”。被天涯當局關閉的當天,我賡即當天在凱迪和SOHO小報開了個博客,大抵由於凱迪同屬海南的原因,不到三天即被關閉。接著在SOHO小報開了三個月被關後,我在網易和牛博網開了博客,網易被關一陣後至今仍開著,但我從不打理此博客了,讓其自生自滅。現在博客的主要陣地是需要翻牆才能牛博國際、冉雲飛獨立博客和德賽公園“匪話連篇”,以及一個半殘廢的可以不翻牆的1510。我之所以不憚繁難地告知朋友們這一段歷史,是想讓關心我的朋友們瞭解爭取言論自由和博客寫作的歷史。

我 做事情可能跟許多人有一點不同,從不往高線上去做,只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進行。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即從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比如救災,我是十天后才 下去幫助,因為我必須將自己的家人安頓好。也就是說,我做任何事情是本著自身利益和愛自己的態度去做,並非從一個宏大敍事的角度去行事,我不喜歡唱調和說 那些玄不著邊的空洞道理。我認為人生苦短,只是一個過程,你自己要成就什麼樣的人生,完全是自己的事。所以我在乎每日言說和揭示真相的過程,至於我這一生 是否能見著我們的國家獲得民主自由,我固然在意。但若是見不著,我也並不灰意失望,因為我認為人生爭取自己想過的生活之過程,本身就是一項人生的成就,因 此我努力的過程,其最基本的是在於完善自己。在這樣的基礎上,客觀上造成了對社會的進步和改善做了一小點貢獻,我也就滿足了。

當 然,由於中國的傳媒被官方控制得非常厲害,所以我也把自己的博客當作一張表達自己意見的評論雜誌(或報紙)來看待,因為我覺得如是我們每個人都不憚於公開 表達自己的見解,那麼官方那些掩蓋真相的蠢舉必然不能持久,民智之開啟,公民社會的建立便會相應地縮短進程。我認為改變社會是個慢長的過程,開啟民智也不 會一蹴而就,因此對於我們有自己理念的人來講,應該持續不斷做出相應的努力,使更多的同好聚集起來,形成一種我稱之為與官方相較的“思想起義”。我們不能 在肉體上起義,至少在思想上不應成為官方的奴隸,儘量不用或者少用官方那套思維習慣和話語體系,使自己成為獨立思考的人。總之,我會不停地言說下去,盡一 個公民對自己、對家人、對社會的責任,當自己回首往事的時候,不要說“我們老了,把希望寄託在你們下一代身上”這種屁話。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責任,一個人有 一個人的責任,若能做到此點,庶幾不枉來世間走一遭。

2010年6月30日10:01分于成都

©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非商業性轉載,請全文轉載並署作者名。商業性使用,請聯繫作者。歡迎訪問我的獨立微博客http://ranyunfei.shoutem.com和推特:http://twitter.com/ranyunfei

Comment (1)

  1. Deandra wrote::

    Hey, good to find soomene who agrees with me. GMTA.

    星期日, 七月 10, 2016 at 18: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