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Skip navigation

「到了夜晚
白蛾子出現窗前
樹葉一樣飄著
告訴我
白天是白的
夜晚也是白的
那些恐懼
滲透在玻璃裏
鋒利而鈍響」

「那些蟬鳴
挑在高枝
有人聽出了嘶啞
有人聽出了和聲
甘美的和聲
猶如檄文
那些和聲
卻很難抵達
一個無耳人的世界」

「四年過去
好人在獄
妻子和兒子
提桶而行荊棘
一個又一個夏日
綠如濃眉
寂如鄉音
我若以美來命名這一切
深淵是否
更深了一層」

2019.6.24午後,大北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