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一樹白花凝成的蠟燭仍在搖曳
和著那些地下的血
誰能理解中年人的憤怒
粉末一樣被碾碎的憤怒
活著,比死去更遙遠的憤怒
所有的路必須走過
所有的哭聲必須噎著
在初夏
斑駁如絲襪的樹影裏
一個中年人站在
透風的膝蓋,牙齒和腰頸上
一個中年人忘了
倖存者的身份
正在讓厄運再次降臨

2019.5.27午後,東三環邊上
2019.6.2下午,果園
「一個倖存者透支著幸運
直到厄運再次降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