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無名的畫廊
隔著櫥窗
海水和礁石閃著光

賣了一輩子畫的老人
遠離親人
好讓自己偏愛的直覺
保持在孤獨中

渾身顫慄著
拍賣行裏
惟有他認出了那幅
未署名的畫作

無名的列賓的畫中
住著無名的耶穌

2020.3.7凌晨,果園
看完「無名大師」,一部關於藝術和親情的俄語片,久遠的畫作需要修復,親情亦然。在椅子的飛速旋轉中,老人與女兒,孫子的情感修復來得太遲,不免讓人遺憾。然而生命的面貌大抵如此,因爲偏愛,必然捨棄,哪怕是關乎最親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