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一路向北
火車拐過東便門

灰色的角樓,灰色的黎明
是異鄉醒來的早春天氣

那時的圓明園
福海無邊,落滿暮色

那時的圓明園
殘花敗石
依舊蔓延著瓊美的花紋

那時北大西門
還有一間好月亮酒吧

一個週末接著一個週末的詩歌沙龍
好像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到了下午
盲人唱著歌,有人上車,有人下車
讀著詩歌的姑娘,檸檬水一樣清涼

那時的年輕人
午夜裏遊蕩
四處躲著查暫住證的警察

那時的年輕人
打破雞蛋自慰
寫著地下室一樣潮溼的詩

從安貞,薊門,到馬甸
那時的大雪堵住北三環

2020.5.18午後,果園,5.21午後,雷雨
2020.5.22上午,單車,路上,下午,大北窯
一晃來京二十三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