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親愛的女兒
妳和媽媽來接我
在桔光綻開的
鐵路橋下

妳指著路邊的小花
黃色,紫色,和暮色

和高燒搏鬥了兩天
妳說病菌在身體裏搭房子

更遠的地方
砲火和警報迭響著
孩子們跑向避彈室
或是倒在了路上

步行到凱薩莉亞的路上
那位詩人曾唱著輓歌
目送自己最後一程

2021.5.13深夜,果園,5.14上午,大北窯
以這首小詩回應唐老師的推文,「剛才警報響。我和女兒在家,她抱貓,我彎腰抓著狗脖圈(有點心慌不敢耽誤找繩子)去了避彈室。兒子在附近朋友家。解警後我打電話問要不要接他回家,他說朋友媽媽說還會有,怕路上警報響,再等等。他說,媽媽,哈馬斯的火箭彈落在特拉維夫南邊了,也可能會掉在我們這裏哦,別出來。我說好,謝謝你告訴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