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錢雲會

也許我們都麻木了,才會對錢雲會先生的去世有著莫名的悲憤。

昨天看到照片時,還抱著一絲懷疑,還想著不至於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膽大妄為,即便無視法律,也還有一點基本的人性。

可是我錯了。

人性對有人性的人是有價值的。底線對有底線的人才稱其為底線。這個適用於全人類的基本法則,卻在錢雲會的事件上被踐踏得體無完膚。對著自己的同胞和同鄉舉起屠刀,這不是我能理解的可以歸為人類的“人”。

光天化日的謀殺,層層密謀之後的刻意,就是讓一個為民請命的好村長從這個地球上消失,這得需要多麽大的仇恨?

今天在天涯上呆了一天,不斷刷屏和保存跟帖,因為知道它們不會存留太久。但每每看到錢雲會村長被碾壓的照片,心中的痛是無言的。面對一個強權的國家,我們不但要擔心自己的生計,連回一個帖子都得擔心著會不會“跨省”,這是怎樣的河蟹剩世呢?

與錢雲會之死聯繫在一起的,是我們每一個人,是我們腳下的每一寸土地。不要把自己出賣,不要出賣自己的良心,自己的親朋,自己的一磚一瓦,因為這是我們的國與家,不容侵犯和踐踏。

也許我們軟弱和弱小,但我仍然想引用《網癮戰爭》裏說的:“豈因聲音弱小而不呐喊!”我們都是平民百姓普通網友,我們每天都爲了生計而疲勞奔波,我們盡我們所能為自己的靈魂找一個可以棲息的角落,不至於像我們看起來那樣庸俗和冷漠。我們祗想通過自己辛苦的勞動和思索,在這塊苦難的土地上聊以喘息和進步,保持一份自我和尊嚴。我們這點卑微的要求就不能見容於當權者,而最終要承受被趕盡殺絕的命運嗎?

不,那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我不希望好人無好報,壞人得逍遙,我不希望公正被高懸於廟堂,邪惡橫行與世間。我不希望錢雲會死的不明不白,死後家屬還要被帶走,我不希望國內的媒體報導淺嘗輒止,對明顯的事實視而不見,我不希望謊言代替真理,殘暴代替慈悲。我不希望我們過度的沉默讓壞人有了繼續行兇的說辭。

對於錢雲會的死,我們都是罪人。因為他是為我們每一個人死去,一如耶穌當初的死。然而,我們還要在這個世間繼續沉淪而不悟,不能有更大的進步和抗爭。

哀我中華,亦自哀自嗟,終至羞愧難續,且把今天看到的帖子放在後面,亦希望發帖之人,不嫌棄并原諒我的唐突。我們一起送錢雲會先生最後一程。

2010.12.27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