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Skip navigation

星期五, 五月 6th, 2011

“深夜
寂靜終於開口說話
在一切玻璃表面
和膝蓋上”

“小狗狗走過來
親親我的手
又回到角落”

“它安慰我
它看得到愛的殘缺”

“那些殘缺
骨釘一樣的
不可凌越的山河”

“把頭埋在
更深的頭髮裏”

“撅著嘴
回到透明水草的魚缸裏”

“人到中年就衰敗
誰曾想
那麼快
就夢見了海……”

2011.3.7夜/5.6上午
母親六十五大壽。我不能獻上我的祝福。不是因為守在門外的警察(他們不計作惡成本),而是內心的荒涼再度氾濫。仿佛是我,親手砍下了村莊的頭顱和我的頭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