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深 圳

 

“此刻深圳

綠如濃眉”

 

“此刻深圳

夜如迷津”

 

“把風抱在懷裏

抱住她

不可馴服的猛烈”

 

“我的親人吶

在一個唾面之國

要挖走多久的黑暗

才不會蒙羞而活”

 

2011.3.24,深圳

2011.6.26上午,南磨房

“筆洗插水仙

應景又半年

天生葫蘆國

唾面猶未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