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消失的一天

 

“其實我是想描寫她光滑如韻腳的長髮。”

 

“長髮長了三年,才充盈如血,才發光,讓沙漠有了水。”

 

“我想像著另一種水藍,和著天藍,不小心落到一首曲子裏,人們叫她天國的女兒。”

 

“更早些,因為年輕,連墓碑都是多姿多彩的。”

 

“但不要因為我是土,就把我活埋,以我的同類。”

 

“也別再說自己多餘,不過是有人想證明他們的權勢。”

 

“剩下的,烏龜和羚羊,你選擇遲緩還是敏捷?”

 

“我知道有人還在打磨這個夜晚,好讓祂有片刻的精緻。”

 

“如果你對美食感興趣,或許我們可以坐下來談談詩歌”

 

“就在此刻,就在警察的打鼾聲和打牌聲裏開始朗誦嗎?”

 

“一首詩短到一行的時候,那肯定是我寫的了。”

 

“讓愛咬住一個義字,不多不少的今生今世。”

 

2010.12.10.3:24,西大望路,陽光旅店。被非法軟禁第三天。

2011.7.10午後,南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