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转米粒:世界黑了一霎

靜如平紋紙的一霎
蠟質的光線
安靜的電話筒
一個人的化蝶為蛹
海在不遠處,牡蠣在淺水
章魚在更冰冷的深水一動不動
此靜美一刻,可以永垂不朽

的確!他來過。
辦公桌不會走路
稿紙不說話
墨水瓶空著。
但他來過,不用告知他人。
為了愛,還是討還愛?
或者,裸裎的心
並不需要強調,猶如嬰兒的瞳孔

世界突然黑了一霎
僅一霎漣漪不起,已被他者奪取
被篡改已成習慣了
一霎,黑,比啞然更徹底
比所有的剷除方式更快
快到磷光來不及出現
軟體的海生動物
來不及伸出試探的斧足
門還開著,風來在自由來去
那躺在他人床上的人
還在怔忪的夢裏等待火車的來臨

這不被揭示的一幕
在瞬間成灰。
英雄是一個過往的詞語
但愛,仍在山清水秀,古往今來
書寫者開始考慮轉行
拿起畫筆,畫下秘密的山水
和杯弓蛇影。普天下的鳥
都愛哨音,寧願被馴養,不願被恐嚇的空弦
射中豐腴的陰影
一霎成灰,存在如不在
那暗中洞察一切的人
看見了什麼?
靜如平紋紙的一霎
一切顏色消失
黑暗蒙著面紗,像一個多重的虛指

Comment (1)

  1. 中博网友 wrote::

    顶!

    星期二, 一月 26, 2010 at 16: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