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為劉曉波我的啓蒙導師而作

為劉曉波我的啓蒙導師而作

 

“聖誕審判

聖誕審判

是誰在節日裏

審判一場大雪

公然與上帝為敵”

 

“什麼樣無恥的宣判

讓聖誕老人

怒白了虯髯

讓聖誕禮物

羞於交換”

 

“這苦茫茫的大地呀

是誰在無休止地

饋贈我們以恐懼”

 

“對大雪的審判

讓大雪白了公主”

 

“對大愛的審判

讓大愛愛上衆生”

 

 “那天朝如何囚禁住大雪

從良辰開始的旅程

必將救贖美景”

 

 

2009.12.28

“而此後苦茫茫的大地將更加飄零

為義人和百姓的不倖”

Comments (5)

  1. 中博网友 wrote::

    已被河蟹。特来致歉

    《世界黑了一霎》

    静如平纹纸的一霎

    蜡质的光线

    安静的电话筒

    一个人的化蝶为蛹

    海在不远处,牡蛎在浅水

    章鱼在更冰冷的深水一动不动

    此静美一刻,可以永垂不朽

    的确!他来过。

    办公桌不会走路

    稿纸不说话

    墨水瓶空着。

    但他来过,不用告知他人。

    为了爱,还是讨还爱?

    或者,裸裎的心

    并不需要强调,犹如婴儿的瞳孔

    世界突然黑了一霎

    仅一霎涟漪不起,已被他者夺取

    被篡改已成习惯了

    一霎,黑,比哑然更彻底

    比所有的铲除方式更快

    快到磷光来不及出现

    软体的海生动物

    来不及伸出试探的斧足

    门还开着,风来在自由来去

    那躺在他人床上的人

    还在怔忪的梦里等待火车的来临

    这不被揭示的一幕

    在瞬间成灰。

    英雄是一个过往的词语

    但爱,仍在山清水秀,古往今来

    书写者开始考虑转行

    拿起画笔,画下秘密的山水

    和杯弓蛇影。普天下的鸟

    都爱哨音,宁愿被驯养,不愿被恐吓的空弦

    射中丰腴的阴影

    一霎成灰,存在如不在

    那暗中洞察一切的人

    看见了什么?

    静如平纹纸的一霎

    一切颜色消失

    黑暗蒙着面纱,像一个多重的虚指

    星期三, 十二月 30, 2009 at 15:14 #
  2. 中博网友 wrote::

    顶!

    星期六, 一月 2, 2010 at 01:25 #
  3. 中博网友 wrote::

    《留下奥波》

    11年后

    你一定要从牢里出来

    哪怕只剩一条腿

    我们抱着腿回家

    重新给它装上身躯和大脑

    重新捏胳膊

    和灵活的手指

    血管里干干净净

    有风有雨

    骨骼是由一个磷分子、九个愤怒组成

    还有肌肉

    能使未来的祖国昌盛

    还有性

    敌人听见炮声就魂飞魄散

    11年后

    你一定要从牢里出来

    哪怕只剩一缕衣衫

    我们穿着它

    继续走大路进窄门

    祈求上帝

    给那些野兽自足的空间

    我们还要两只袖子

    上下舞动

    心永远是空的

    永远盛实物还有它的虚妄

    11年后

    你要从牢里出来啊

    哪怕只剩刘氏自由的精神

    看不见摸不着

    却在我们中间荡漾

    是一名老练的游击队员

    尸骨埋在山岗

    11年后

    我将告诉我的孙子

    把外面的风雪轰得远远

    我们要接一个人,一个灵魂回家

    星期五, 一月 8, 2010 at 15:37 #
  4. 中博网友 wrote::

    顶!

    星期二, 一月 26, 2010 at 16:09 #
  5. Maud wrote::

    Thanks for spending time on the computer (wrigint) so others don’t have to.

    星期日, 七月 10, 2016 at 22: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