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突然間想起很多雪

 

突然間想起很多人

相遇或者孤單

我再也沒有必要說抱歉

 

突然間想起很多雪

寂靜或者飄零

溫暖仍是隔著櫥窗的燈火

 

突然間想起很多酒

完整或者破碎

我們都在老酒一樣地老去

 

突然間想起很多苦

自焚或者自衛

讓淩遲的土地歇歇它河流的傷口

 

2011.12.2上午,雪,西店

“是什麽讓苦難成了我們活下去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