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睡了三個小時,起來上班。

夢中自己莫名暴怒。

單車路上,提醒自己不要做暴政的附庸,提醒自己不要讓魔鬼附體。

 

大太陽。強光,猛烈,像在鞭笞萬物。

太強的光似乎讓真實變形。

內心因為這強光,撲通撲通跳著。

 

需要一個靜默的時刻。需要一個哀弔的場所。

需要一個地方能容得下蠟燭的呼吸。

這個時刻黑色是全部的顏色。

這個時刻要有黑燭光。

 

需要一個人呆著,需要一個人悼念。

那些年輕的白襯衫,那些浸在鮮血裏的青春。

那些市民,工人,被射擊,復聚集。

 

那個擋在坦克面前的年輕人。那個讓自由獲得自由的時刻。

 

這個白天寫不出完整的文字。

文字是黑的,像胳膊上的“孝”字。

 

伸手摸到的,都是23年的血。

 

這個白天寫不出完整的文字。

文字是黑的,像所有的文字都是同一個“冤”字。

 

2012.6.4上午,西店

2 Comments

  1. 第一次来,请多关照,写的不错的

  2. 写的不错 期待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