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衣裳

 

寫詩,無煙

總少了那麼一點火候

 

聽雨,無眠

總多了那麼一絲竊喜

 

用一個夏天寫下的詩夠不夠告別

用一個天才留下的命夠不夠安魂

 

八月逝去

仿佛我在逝去遠山在逝去

 

襤褸著長髮

襤褸著文字

一副大搖大擺的樣子

 

我想寫的其實是一件秋衣裳

我想寫是其實是一件酒衣裳

我想寫是其實是一件海衣裳

 

秋風在膝蓋裏疼

酒和白髮一樣白

海比女孩子洶湧

 

2012.9.2夜,南磨房

媳婦說,你又在熏詩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