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家鄉炊煙香——寫給朱承志大哥

 

“秋天來臨

涼是我們唯一的衣服”

 

“在這個國

不需要夏加爾的山羊胡”

 

“你嘮嘮叨叨

以為能把專制聊出一個民主”

 

“你站在法院門口

要求旁聽一場雨”

 

“你去林昭墓

想偷盜她的血書”

 

“你看到好友被吊死窗前

像吊死人間最美的風景”

 

“此刻你囚禁於何處

倔強是不是這個國最後的風骨?”

 

“朱大哥,家鄉炊煙香

牢獄是不是這個國唯一的建築?”

 

2012.9.6中午,南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