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長壽——寫給朱承志大哥62歲生日

 

前兩天買了條台灣長壽煙,其實就是喜歡“長壽”兩個正體字,和文字邊上的那些深藍色。

給老人祝壽,是這個民族的傳統。所謂傳宗接代,所謂天倫之樂。

中國有孝文化,但沒有愛文化。因為我們至今還沒有學會愛自己。

小時候看到被壽桃圍繞的老壽星的墻畫,很享受的樣子,據說是太上老君。

中國人的慣性思維裏,可以苦難,但必須長壽。好死不如賴活著。

國家是達官貴人的國家,貞觀之治也罷,安史之亂也罷,小百姓有口飯吃,子孫滿堂,便是至福。

一部中國史,在於一個“忍”字。百忍沒有成剛,但可以成蟲。

我的親人說,沒有共產黨,有你們的好日子嗎?

父輩們受了那麼多的苦,他們都認了。他們年輕時的盲從,也會從自己記憶中抹去。說來不是沒有一絲悲涼。

一切都看起來,相安,便可無事。

但是朱大哥,你也不過是為一位死因可疑的朋友做了力所能及的事,就被煽顛了。

在這個國,六四是比私處更敏感的字眼,也許是因為這裏面有太多被槍殺的冤魂。到底是誰在害怕誰呢?

有人為這個國家更體面而做了一些事,甚至犧牲了性命,在當權者眼裏則是抹了他們的面子,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

這樣一個面子國,有時讓人無話可說。從躲貓貓到鄧玉嬌,從福建三網友到陳平福,從唐福珍到李淑蓮,從陳光誠到陳克貴,還不說那些尚在獄中的良心犯,那些因為不甘受辱而自焚的藏人同胞……他們不過是爲了維護做人的基本權利而發聲,又做錯了什麽呢?

朱大哥,初次見面,都忘了是什麽時候;你說話有些夾纏不清,但總在關鍵時刻出現你的身影;你可以住幾十塊錢的小旅館,但不會缺席為朋友聲援的現場;你也許有些不通人情世故,但你知道倔強是一個弱者最後的武器;你也許上了歲數,但你可以在鼓樓地鐵口打開電腦發推;而在人群中,你也不過是一個性格樂觀,有些絮叨的山羊鬍老人。

但你最終沒有學那些在臭水溝邊支上多個魚竿釣魚的同齡人,在居民樓邊上高聲喧嚷搓麻的老者,也沒有條件學那些高級退休幹部做個脊椎手術都要耍特權,違反醫院規定要一位單獨的護工。

惟其如此,你是我敬重的長輩。你跑到林昭墓前,我不知道你和這位寫血書的女士有過怎樣的交談。但我想,有那樣一個時刻,在墓前攝像頭的映照下,你對這幾個字有過刻骨而會心的領受:自由無價,生命有涯;寧為玉碎,以殉中華。

作為晚輩,我習慣稱你大哥,想必你也不會見怪。生日無限好,最恨是高牆。我惟祝你生日快樂,早日回家。

 

2012.10.17黃昏,西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