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當活著是恥辱

 

剛在推上說,一個人的心,要多狠,才能活下去。

當活著是種恥辱,那些年輕的,甚或年長的藏人選擇了以死抗爭。

而我們祗能眼睜睜看著。

發推說,“夜開始靜,靜到寂,靜到死。於是,死,僅僅變成了一種說法,無關生的痛癢。沒有誰知道死的死穴。從迷途到迷途,多麼衰敗;從自焚到自焚,多少涅槃。而我竟是你身上的火與獸,這麼無情地燒你,不可熄滅。”

這個時候,如果寫字,字字焦苦。

不寫,亦如不呼吸。

我小心地藏起膽怯,祗為活下去。

而衰老如竹節,節節敗退。

 

2012.10.20午夜,南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