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往生

 

在一群野蠻人中間,我首先是野蠻的。

當體制的叢林法則不受鉗制,必然會向每一個個體滲透,并通過不斷腐蝕其意志力,逼迫或誘惑其成為一個徹底的馴服者,進而成為惡的一部份。

惟此境況,那些純潔如哈達的自焚者才尤其讓人痛惜。

早上在推上為他們寫下往生之語:“焚我塵緣/重生於梵/誓愿林火/照徹凡間”。

在一個處處擰巴的社會,誰能獨善其身?誰能自證清白?誰說藏人的自焚與我們無關?誰說這些焚燒的偉岸之軀,不是因為我們對底線的失守,對強權的縱容?

不承認自己的軟弱與服從,我們就無法不活在如蕭瀚所說的“公共原罪”裏(儘管我不喜歡“原罪”這個語意模糊的標籤)。不從自由表達開始克服內心的恐懼,就表示我們主動放棄了作為公民的基本權利。

但如果我們做不了別的,就請為逝者默哀,祈望悲劇不再。

 

2012.10.25黃昏,西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