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翻不盡的高牆

 

從未認真想過翻牆這事,這讓自己成了另一堵牆。

爲翻牆做過一些努力,大多被動,因為自己對技術,始終缺乏熱情。

大約在2009年開始上推,驟然打開的美麗新世界讓人癡迷,一旦成為“推特控”,如廁發推都倍覺幸福。當時就是用自由門,并跟著不斷升級版本,有時也用在線的Proxy。後來購買空間建立獨立博客,建成後四弟幫助處理了很多技術難題,同時自己慢慢學會用ChromiumFirefox加代理翻牆,并開始使用Puff商業帳號。去年托同事在香港買了IPAD2,用免費VPN上過推,但發現IPAD就是個娛樂機,很快失去興趣。以前用諾基亞手機,用第三方看推發推,後來也祗能看不能發了。一開始自由門手機版還能用,後來也失效。上周免費得了一個運營商回饋十年用戶的低端安卓機,才開始研究手機翻牆。先是Root,後是SSH Tunnel,一個枯坐成木的不眠夜之後,成功登陸Twitter官網和專為安卓手機設計的第三方Twicca——那真的是一個曙光乍現的時刻。

說實話這些技術活很煩人,各種英語和程序,不斷地失敗,不斷地測試,不斷地升級,不斷地更換,耗費的是大把大把的時間和精力。但這些都是GFW環境中不得已的選擇,都是做中國人的代價。

以前翻牆很被動,今天想起來自己也許還算是自覺的,因為知道這是必須。也有同事想翻牆,卻怕會有危險。但還是有同事來找我要翻牆軟件。畢竟嚮往自由人人有份。

真的感謝那些在背後默默付出的人,無論是提供翻牆的技術還是途徑,比如推特中文圈,推土機,DABR,以及各種翻牆教程的寫作者,都在讓更多中國人可以更方便地“跨越長城,走向世界”,第一時間同步世界資訊,并藉助這個開放、共享的全球“智庫”來學習和思考。

目前穀歌也在線發起一個關於互聯網自由的活動,以回擊那些試圖強化互聯網審查制度的國家:“自由開放的世界依賴于自由開放的互聯網。政府不能單方面決定互聯網的未來。全球使用互聯網的幾十億人以及構建和維護互聯網的專家也應該有發言權。"這是鏈接地址,歡迎參與:https://www.google.com/takeaction/whats-at-stake/index.html

如果我們不想被閹割或自我閹割,翻牆就是一個必選項。而在一個專制國家,這更是一項必須靠自己去爭取的權利。

也因此,爲了翻牆而付出一點投資,也是物超所值的事情。一個SSH帳號,一個月也無非是幾塊十幾塊的錢。一個獨立博客,一年下來也就三四百元,何樂而不為?更何況,網上有那麼多免費的VPN

就如推友@hnjhj所說,牆的存在固然增加了上網的成本,但也人為地讓有技術能力的人擁有了先天的競爭優勢,造就了一大批資訊貴族。當你的競爭對手在看環球時報,而你在看紐約時報;當他們在用百度百科,而你在用維基百科,你應該堅信,即使大家都是被飼養的牲口,你也是放養的。翻牆吧,少年!

翻不盡高牆高砌高入雲,祗爲了“春花春柳滿樓”。

生於斯國,努力做人。

 

2012.11.22上午,帝都

Comment (1)

  1. Lore wrote::

    I liretally jumped out of my chair and danced after reading this!

    星期一, 七月 11, 2016 at 01: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