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租來的房子

 

在一所租來的房子裏流浪

所幸有妳在一起

 

短暫或者長久

都是終生的感激

 

每次和小狗狗走在小區

其實都是在走鋼絲

 

對斷糧的擔心

是窮人一輩子要操心的事

 

今天的房租

明天孩子要升學

(但願他長大後能買得起房子)

父母漸老

老闆要求你留住青山

國保

露出國保的嘴臉

 

一片雪花棱角太多

卻讓聖誕節

足夠歡樂

 

一場雪遲遲不下

太多的槍聲

等著她

 

不能寫紅方

黑方也行

黑方有琥珀的顏色

和前進的想法

 

必須醉在詩歌裏

才像那麼回事

 

一個詩人的可悲

在於他

祗有文字的溫度

 

他祗會

守著自己

給自己燒紙錢

 

仿佛神靈已經離別

仿佛他已經沒有能力

照顧好剩下的日子

 

流浪的

是血液

是有國無家

是小狗狗看我的眼神

 

我對自己說

生活如墨

仍可大寫

 

2012.12.1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