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Skip navigation

Author Archives: ben

那些光跛行腿上
那些光在髮間做巢

2019.5.21早,巴士及路上
2019.7.17上午,大北窯

一樹白花凝成的蠟燭仍在搖曳
和著那些地下的血
誰能理解中年人的憤怒
粉末一樣被碾碎的憤怒
活著,比死去更遙遠的憤怒
所有的路必須走過
所有的哭聲必須噎著
在初夏
斑駁如絲襪的樹影裏
一個中年人站在
透風的膝蓋,牙齒和腰頸上
一個中年人忘了
倖存者的身份
正在讓厄運再次降臨

2019.5.27午後,東三環邊上
2019.6.2下午,果園
「一個倖存者透支著幸運
直到厄運再次降臨」

親愛的兒子
我要怎樣告訴你
酒瓶空了之後
被填滿的部分
蛋糕刻下的名字
灰燼揚起的大海
和你一樣的年輕人
被貼上暴徒的標籤

如果和平降臨
誰願意放下書本
走上街頭
誰會把
催淚彈
布袋槍
當作自己的成人禮

一個鐘擺
置身空酒瓶
半滿的汽油
置身空酒瓶
抽搐的胃
置身空酒瓶

尊敬的年輕人
我要怎樣告訴你
你告訴我的這個道理
傾倒的生活還要繼續

2019.6.16黃昏,果園
寫完,打開推,看到香港梁凌傑先生墮樓殉志。

那些無用的話落到菸灰上

那些人在寫字樓高談著
試圖點字成金

那些話語不經過血液
槍聲洞穿的血液

那些話語不經過枝條
柔弱的孩子的枝條

那些話語糊在書本,牆壁,屏幕,任何一個微小之物上
那些話語落在宣誓儀式上

你必須是一個在場者
你必須是一個詞語的同謀者

那些無用的話落不到葉子上

2019.5.13早,巴士車上,中午,某國企食堂
2019.7.16午後,大北窯

「到了夜晚
白蛾子出現窗前
樹葉一樣飄著
告訴我
白天是白的
夜晚也是白的
那些恐懼
滲透在玻璃裏
鋒利而鈍響」

「那些蟬鳴
挑在高枝
有人聽出了嘶啞
有人聽出了和聲
甘美的和聲
猶如檄文
那些和聲
卻很難抵達
一個無耳人的世界」

「四年過去
好人在獄
妻子和兒子
提桶而行荊棘
一個又一個夏日
綠如濃眉
寂如鄉音
我若以美來命名這一切
深淵是否
更深了一層」

2019.6.24午後,大北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