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Skip navigation

Author Archives: ben

一個世紀留下最後一天周口店向晚的暢飲

盛滿山頂洞人的頭蓋骨一路孟浪惆悵的遊子吟

又是一場江水滔滔的醉寂寞鄉間的燕山易水

 

2000.1.1/4.18

2008.9.5黃昏/9.6上午

广州

                     大地上飄滿雪花

也飄滿自由的長髮

題記

 

“蝸牛一樣柔弱的角

算不算得上抵死的棱角

吊蘭一樣脆弱細長的莖

配不配得上一個男人?”

 

“我重著不曾有過的黃昏

我重複著沒有發生過的疼痛

這樣緩慢的節奏和高樓的疲憊

又算是什麼樣無情的饋贈?”

 

“斷頭臺一樣升起的黃昏呵

什麼樣的真理跑出了黎明

什麼樣的不幸和預言

根本就是詞語的幻覺?”

 

“這十年一夢的北京

這喪葬之城,強權之城

藥片一樣稀釋著孤單的生命

這生命也由孤傲走向了虛設”

 

“難道我的長髮不曾

跑遍雄獅的大地

我難道不是因為愛你

才羞於說出自己的停滯?”

 

“這吊蘭一樣蒼翠又下沉的

難道不是我骨刺穿心

櫛比嶙峋的命運?”

 

2007.7.3早,7.8傍晚,7.10上午

封面3(小)

封面2(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