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張賈龍被解聘的情況說明

2014523日星期五

張賈龍被解聘的情況說明 

5月20日,我被騰訊公司的部門領導通知需要停職,原因是此前與美國國務卿約翰
– 克裡(John Kerry)會談發表了過激言論和在網上公佈真理部指令。等騰訊公司和真理部協調出處理意見之後,再行告知最終處理結果。 

“真理部”是中國線民對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宣傳部和其下屬的各省宣傳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互聯網資訊辦公室等一系列言論出版審查機構的總稱。 

5月23日,騰訊公司人事部門的工作人員告知我因“洩露商業秘密等保密敏感資訊行為”被解除勞動合同。23日當我回到工位準備收拾個人物品的時候,我發現未經徵求我允許,我工作使用的電腦已經不在工位上,明顯被人動過。至於20日~23日我停職期間工作電腦被人做了什麼也沒人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知道這一天早晚會來,因為無產階級專政沒有例外,任何挑戰它的個人都會被當成敵人。 

早在2月17日,與克裡先生會談之後的第一個工作日,一上班,部門領導就告知我說目前我寫的財經評論文章需要用其他同事的名義發表,因為原來發佈的文章連結上帶有我的騰訊微博連結、頭像照片以及名字。 

與此同時,作為網路編輯值班發佈財經新聞時所用的後臺工作帳號也不能再用我自己的,也需要使用其他同事的,這樣,在騰訊網媒的各個平臺上我的名字和頭像均被“消失”。然後我需要等騰訊公司和真理部協調出處理結果之後,再對我的工作做調整,不排除讓我離開,讓我做好心理準備。 

我想2月份沒有立刻和我解除勞動合同可能是考慮中美關係和國際輿論的影響。 

與美國國務卿克裡會談 

2014年2月11日,美國駐華大使館工作人員電話詢問我2月15日上午是否有空,大使館有一個活動想邀請我參加,我回復說有空,願意參加。

2月13日,美國駐華大使館工作人員告知我將作為中國博主於週六上午與來華訪問的美國國務卿克裡進行交談,地點在京廣中心28層美國中心,到時可以帶iPad、手機等電子設備,並請攜帶身份證。 

2月14日,美國駐華大使館官員通過電話告訴我,15日(週六)上午我將作為中國青年博主的代表與克裡就互聯網自由等問題進行會談,會談大約9點開始,我需要在8點15分之前到達美國中心。

在現場,中國博主們可以自由提問,現場配有同聲翻譯人員和VPN工具。 

據他表示,參加會談的共有4人,其中包括胡舒立女士、王克勤先生、我以及另一個博主。在電話中,他說他們認為我是中國青年博主中最合適向國務卿克裡介紹中國互聯網的人選。 

2月15日,上午8點抵達美國中心,經過極其嚴格的安檢進入會談場地,共有我、王克勤、馬曉霖、王沖四人參與此次討論,胡舒立女士沒有來,原因我不知道。王克勤先生說14日有員警找他想和他談談,被他拒絕。他估計員警是想阻撓他參加此次活動,當天他擔心被員警阻攔,沒有回家也沒有去辦公室。 

在會談場地坐定之後,我在網上發文:感謝美國駐華大使館的邀請,一會我將和美國國務卿克裡先生一起就互聯網自由等問題進行交流,大家有什麼問題可以給我留言,謝謝。不一會就收到了全球各地網友的各種問題。 

9點,克裡先生抵達會場,談話開始,按會談主持人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珍·帕莎琪(Jen
Psaki)女士的安排,輪到我提問時,我表示,希望美國能支援渴望自由的中國人,説明一起推倒中國的網路防火長城(Great
Fire Wall,簡稱:GFW)。同時也譴責部分美國公司協助中國政府阻止線民登陸推特、Facebook等社交媒體和封鎖其他網站。克裡國務卿表示,他沒有聽說這些舉動,並承諾會核查此事。 

在40分鐘的會談快結束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表示博主可以最後再提兩個問題,我舉手獲得提問機會又問了一個問題。我表示很擔心中國“良心犯”的處境,特別是人權活動人士許志永和作家、活動人士劉曉波,前者於2014年1月被判四年有期徒刑,後者在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後遭到監禁。劉曉波在服刑期間榮獲2010諾貝爾和平獎。 

我問克裡先生會不會去看望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先生的妻子劉霞,先生獲獎後她被軟禁,最近聽說她還生病了,他回答的大意說每次和中國官員會面時都會提中國政治犯。 

2月16日,真理部下發禁令:各網站查刪“美國國務卿克裡會晤4名中國網路大V談‘互聯網自由’”的相關報導。 

騰訊微博把我列為敏感詞,我的微博帳號雖然還能登錄發言,但搜索我的名字已經無法顯示結果。相關頁面變成“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2月17日,針對我向美國國務卿克裡呼籲中國互聯網自由,《環球時報》發表社評《向美國務卿“要自由”,好萌的表演》,不點名批評我,並稱我為異見人士。《環球時報》下屬于中國共產黨黨報《人民日報》,是一家強調民族主義基調的報紙。 

2月18日,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克裡會見中國博客作者作出回應,強調中國的事情要由中國人自己根據自己的國情來決定。

她反問道,“如果沒有這些年來中國互聯網事業的巨大發展,哪來的博主?” 

華春瑩說:“中國的事情要由中國人自己根據自己的國情來決定,如果想通過這種方式使中國朝著某些人所期待的方向去轉變,這未免也太過於天真了一些。” 

2月19日,應美國《外交政策》網站的邀請,我撰文完整闡述了我想對克裡先生所說的話。我在文中表示“1949年以來,中國統治者迫害人權,剝奪國人自由,全國民眾長期處於恐懼中。中國線民至今無法自由訪問完整的國際互聯網。長期以來,渴望自由的中國人為爭取自由流血流汗,中國人將繼續努力推倒專制政府築起的每一道牆。如果這時,美國能夠幫助拆除中國臭名昭著的‘防火長城’,
將有利於中國更快地實現互聯網自由”。同時呼籲美國對中國從事造“牆”限制互聯網自由的人員——例如“防火長城”之父方濱興——實行簽證制裁,拒絕為他們發放赴美簽證。 

今年,中共當局再次發動“掃黃打非”行動,進一步阻止人們公開表達獨立觀點和思想。 

4月16日,我為美國《外交政策》網站撰文,認為中共當局的“掃黃打非”行動實質上是以“掃黃”為名進行“打非”。在文中,我寫道:
“自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上臺以來,中共當局對新聞和言論自由的控制進一步加緊,越來越多的媒體人和線民被拘押和騷擾。因此,習近平等中共領導人也被認為是言論自由的敵人。隨著中共與民眾矛盾的進一步激化,中共當局希望全面封堵、清理、遏制對它統治不利的所謂有害資訊,可以預見中共將繼續無所不用其極地嚴密控制媒體和網路,使之從相對自由的言論平臺變成當局的宣傳工具”。 

在網上公佈真理部指令 

在前蘇聯、納粹德國和中國等極權國家,幾乎不受制約的宣傳部門必定是黑幕化的。 

中國的宣傳部門經常向媒體發佈禁令,根據現實和宣傳需要嚴格控制輿論,人為地製造“真理”和“真相”。宣傳部門的禁令也被當作所謂的機密予以保護。 

我在網上公開真理部禁令將宣傳部門的鐵幕撕開一條縫,讓世人知道中國的新聞審查和輿論控制是如何進行的,這自然是真理部深惡痛絕的,也被他們認為是在公開挑戰宣傳部門的權力。 

例如: 

真理部:各網站注意處理借霧霾挑起政治話題的資訊,凡煽動情緒,挑撥事端的資訊和言論堅決刪除。 

真理部:張懸,歌曲名稱《玫瑰色的你》,MV的49秒出現的救護車上的人帶著FreeTibetde 頭巾,胸前的衣服是雪山獅子旗。請刪除該MV。

真理部:《CCAV再曝內幕交易醜聞台長獲利近四千萬》相關不實報導,不要轉載,已轉載的立即刪除。 

真理部:網店鋪公開售賣VPN工具,請下架清除。 

真理部:各網站立即刪除有關新疆阿克蘇17歲維吾爾少年闖紅燈被槍殺以及相關群體事件的圖片和資訊。請將“阿克蘇
17歲”暫設為微博禁發詞。 

真理部:各網清理刪除《戶外敬拜三周年之際 北京守望教會 告會眾書》一文及相關評論。 

真理部:刪除“誰讓我們成了無產階級”視頻。 

真理部:全網查刪“實拍成都員警被指圍毆維權業主”視頻。 

真理部:關於新疆烏魯木齊爆炸案在互動環節不得推薦,在搜尋引擎上不要上熱搜詞。 

真理部:關於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事件,評論引導注意把握:為傷亡者祈福;譴責暴力行徑;自覺維護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 

真理部:各媒體平臺關於烏魯木齊事件引用新華英文的稿件為非規範稿源,立即全網查刪,並等待新華社中文稿源。 

真理部:全力清理微博中聲援浦志強的相關博文及跟帖;通過搜索“尋釁滋事”的相關有害資訊全部刪除;帶有“尋釁滋事”的相關微博客帳號全部關閉。 

真理部:微博中仍有較多“習近平講話研究中心成立”的相關資訊,請繼續清理。請將“講話精神研究中心”作為關鍵字遮罩。 

真理部:各網站繼續查刪“越南海軍船與中方勘探船相撞”、“中越大批海警船對峙”相關報導,並及時回饋工作情況。 

真理部:“2014比特幣國際峰會”將於5月10-11日在北京召開,要求各網站不參加、不報導該峰會,不炒作比特幣情況,今後涉及比特幣報導嚴格按金融監管部門口徑把握。請立即按上述要求執行。 

真理部:請查刪《張雪忠:高瑜女士的行為應不構成犯罪》一文。 

真理部:關於“李嘉誠內地撤資有隱情:因找不到安全感”一稿,請媒體刪除稿件。 

真理部:查刪:Facebook擬在北京設銷售辦事處。 

真理部:所有涉及“在越中資企業被越南人衝擊”相關消息一律不得報導,不得轉載境外報導。嚴格查刪互動環節出現的相關資訊、言論和圖片。 

真理部:關於涉中建南專案有關事態及中國在越南企業遭受嚴重暴力襲擊等報導,一律只採用新華社通稿和外交部官方網站消息,不得刊播自采稿件,不得轉載外媒報導,不擅自組織評論,嚴格管理互動環節和新聞跟帖。 

真理部:請加強審核清理深圳快播科技公司傳播淫穢色情資訊被查處的新聞評論,評論只留正面、支持查處的評論,其他負面的請及時刪除。 

真理部:各網站注意刪除《中國的挨打史 其實是一部討打史》一文。 

真理部:全網查刪介紹爆炸物製作方法的各種有害資訊(含文字、圖片、視頻、圖書下載等)如”自製火箭彈CAD設計圖紙”、”離心管炸彈”製作方法、《火炸藥生產技術》、《炸藥化學與製造》等專業書籍銷售資訊,以及傳授製作燃燒彈和利用對講機、手錶等製作遙控定時炸彈方法的相關資訊。 

真理部:清除有關習特勒的資訊。 

真理部:強調一下,近期所有財經新聞都按照時政新聞管理,嚴禁出現涉經濟形勢負面資訊,嚴禁對經濟政策、形勢說三道四。 

頗具諷刺意義的是,今年國務院新聞辦副主任李伍峰墜樓身亡,此後真理部下令“凡涉國信辦李伍峰的相關資訊,微博,論壇等全部刪除”。他長期在宣傳系統尤其是網路審查系統工作,生前是中國在互聯網審查方面的高層負責人,曾參與了網路防火長城的維護工作,死後自己的新聞也成為被刪對象,用中國一句古話說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在當今全球化、資訊化、市場化的世界裡,一個政權想長期給媒體罩上鐵幕並以此與世界輿論隔絕,是難以持續的。 因為真理部的存在侵犯自由、侵犯人類、侵犯國際法,每一個渴望自由和真相的人都會抗議真理部的存在。

媒體人自然應該將報導和傳播真相作為自己的職業榮譽,雖然這會與宣傳部門管控媒體的理念產生巨大衝突。 

媒體生涯

2010年,我大學畢業,因一個偶然的機會,在北京開始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成為記者,當年為《財經》雜誌報導過知名藝術家艾未未在上海馬陸鎮的工作室被官方強行拆除的新聞,並曾關注和報導過“結石寶寶之父”趙連海等維權者。 

2011年4月,因在twitter發表一條“今天在計程車上聽司機說五一期間三分之二的北京計程車司機將舉行罷工”的推文,我被北京警方傳喚24小時並抄家。隨後因“在境外網站推特發佈虛假資訊並被轉發37次,擾亂社會秩序”,被處以10日行政拘留。 

此事被北京市公安局公交總隊刑偵支隊案件偵查中隊列為“重、特大敏感性案件”。我也被北京警方稱為“在互聯網上鼓吹罷工”“企圖製造事端,妨害首都公交治安秩序的危險分子”。 

極權國家的現實是不服從者不得食,我知道從今以後,任何一家被中國共產黨管控的媒體都不會聘用我。我告訴自己和家人不要苦惱,隨著形勢的發展事情總會出現轉機。 

真理部試圖封住我的嘴,讓我不能再宣揚“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論”,這表明中國共產黨控制下的媒體對持異見的媒體人是絕不容忍的。 

我被解聘一事對我個人的影響是暫時的,因為我會努力尋找新的工作,此事只是中國無情鎮壓異見者的最新案例之一。

警察十問,步步驚心


趙常青案辯護人王甫律師辯護詞:“被告人趙常青自從2013年4月17日被刑事傳喚、被羈押至今,共接受警方訊問76次,筆錄總計540多頁,但真正涉及到本案的內容,連10頁都不到。而530多頁的訊問筆錄,警方都問了什麼?”——政治迫害是這樣煉成的:


【趙常青案警察十問】警方問1:你對中國共產黨一黨執政的制度是有看法的?#釋放趙常青


【趙常青案警察十問】警方問2:你對中國的人權狀況怎麼看?#釋放趙常青


【趙常青案警察十問】警方問3:北京”八九年政治風波”時,你在做什麼? #釋放趙常青


【趙常青案警察十問】警方問4:你如何看待那段”八九年政治風波”? #釋放趙常青


【趙常青案警察十問】警方問5:你為何不贊成國家軍隊來廣場清場?你如何看待小平同志這一決策? #釋放趙常青


【趙常青案警察十問】警方問6:你個人是如何看待零八憲章的?#釋放趙常青


【趙常青案警察十問】警方問7:你們所提倡的民主憲政國家有何優越性?相比我國現行的體制,這兩者孰優孰劣?#釋放趙常青


【趙常青案警察十問】警方問8:你說的這種批判立場是否就是否定共產黨的領導?#釋放趙常青


【趙常青案警察十問】警方問9:你們把公民運動從室內推向室外,你們是否別有用心,是否打著反腐敗的旗號來達到你們什麼樣的目的,這一點你之前也說過,最終是要推翻一黨執政,實現民主憲政的國家,這是否就是你們推動公民運動的最終目的?#釋放趙常青


【趙常青案警察十問】警方問10:你為什麼要在“中國夢”裏增添“民主憲政”的內容?#釋放趙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