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爾:世界對著他的愛人,把他浩瀚的面具揭下了

世界上的一隊小小的漂泊者呀,請留下你們的足印在我的文字裏。

 

世界對著它的愛人,把它浩翰的面具揭下了。

           

如果你因失去了太陽而流淚,那麼你也將失去群星了。

           

憂思在我的心裏平靜下去,正如暮色降臨在寂靜的山林中。      

 

有些看不見的手,如懶懶的微,正在我的心上奏著潺的樂聲。

                                        

靜靜地聽,我的心呀,聽那世界的低語,這是它對你求愛的表示呀。  

 

創造的神秘,有如夜間的黑暗--是偉大的。而知識的幻影卻不過如晨間之霧。                  

我今晨坐在窗前,世界如一個路人似的,停留了一會,向我點點頭又走過去了。                  

你看不見你自己,你所看見的只是你的影子。            

 

神呀,我的那些願望真是愚傻呀,它們雜在你的歌聲中喧叫著呢。   

                            

我不能選擇那最好的。                      

是那最好的選擇我。                       

                      

人是一個初生的孩子,他的力量,就是生長的力量。 

 

光明如一個裸體的孩子,快快活活地在綠葉當中遊戲,它不知道人是會欺詐的。                               

 

不要因為你自己沒有胃口而去責備你的食物。   

         

你微微地笑著,不同我說什麼話。而我覺得,為了這個,我已等待得久了。

                     

神從創造中找到他自己。

頭髮長,見識短否?


“我本魯狂人,鳳歌笑孔丘”。

作為遊戲之筆,劉強本把李太白的一句“我本楚狂人”來了個移花接木,倒也符閤他極耑的個性。

祇是十年京華羈旅,慢慢磨破了,磨圓了他的衣服和個性。

但他崇尚的仍是杜牧的“高人以飲為忙事,浮世除詩盡強名”。

無酒,無詩,世界何其單薄!

到了納蘭容若,一首“德也狂生耳……然諾重,君須記”,道盡中國文人的孤高和義氣。

骨子裏,劉強本仍有古人的山水和傲氣。

所謂“當時明月在,曾照綵雲歸”。

長亭短亭,相思道盡,無非是長髮黑變白;棺木未砌,長歌杜康,長盼遊子歸來話桑痲。

20008.11.23黃昏隂天氣,牛欄山二鍋頭

祖瑪

我聽見說過一種正常人的生活吧

我說我喜歡捨不得以至於平靜

題記

 

你惆悵著醒來

天氣陰沉

度假的念頭一閃而過

你知道美夢不能一次做完

要用兩次或者三次

要用兩天或者三天

 

“生之悲喜

寫在臉上

寫在白紙上

等著燒成灰燼的樣子

流浪的生涯

也不是說出一個咒語就能停止”

 

然而焰火是看不到的

至多

讓你看看電腦處理過的焰火腳印

踩過你螞蟻的頭顱

你說,看,多麼炫美的焰火

連民族唱法都可以假裝成美聲

在眾人的注目下宣淫

而這

正是一個獰笑的政權所期許

 

我祇是知道有人死良知

有人選擇了邪惡的斷頭臺

心中的明燈跟著雨夜的節拍

我祇是不想讓自己墮落而活

 

到了深夜

才發覺自己

活在一個蟾蜍的遊戲裏

遊戲存在了太久

子彈和彈珠

把我們淹沒在彎曲裏

遊戲存在於迷惑我們的方向

在取消時間的同時

獲取它自身存在的意義

而我們彼此碰撞身體

把僅有的喜悅分成了衣缽

讓生活繼續

 

“一個胖男人

壓在女人身上找靈感

一個吻

像魚兒吐出清涼的秋天

方的魚和圓的魚

晃著長長的藍尾巴

把天空染得越來越高遠

 

阿瓊

我又給說起了

遺忘已久事物

那些養活了窮人的

宣紙一樣攤開煎餅

帶著小夥伴

帶著小鋼鋸的刀子

上山去打那想像中的老虎

才是我一個山野孩子

本來的樣子

 

到了秋天

無數個秋天

漫山遍野鋪開的

依舊是白銀一樣救命的紅薯

依舊是父母在暮色中

一生辛勞

追逐著土地

 

阿瓊

生命如此易逝

螞蟻啃骨頭的樣子

回到夢裏

還是感激和我在一起

我們爬很高很高的山

繞過了藥師佛的居所和人群

看夕陽

黑白照片一樣忽明忽暗

 

親一親

每天都是新的了

親吻的感覺真好

像偷到了天上的松石寶貝

慢慢地

踫到北京最美最透明的藍調調

 

2008.8.31下午阿瓊幫忙整理完畢9.2午後完稿
                     “阿瓊坐在膝上,一切都還美好”

習慣了有妳

寫給阿瓊

 

習慣了有

似乎有的日子

風才開始了流動

這場秋雨才會纏綿而至

我才可以安然地點燃一支煙

吃一片煎蛋麵包

為週末出門積攢點力量

為多年的友情叫一聲兄弟

對遠方的父母獻上中秋缺席的歉意

什麼時候才是我們懷抱清輝的夜

什麼時候我將不再為憂鬱而活

此刻

又夢到什麼微笑的事物

我又怎樣告訴

我已慢慢習慣了

有風有雨有的日子

 

2008.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