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Skip navigation

Category Archives: 2009诗集

又過年了,小時候的記憶裏,是滿地鞭炮的碎末,還有好聞的硫磺味。有一次,鞭炮未能及時扔

出去,手都炸腫了。

長大了,愈發厭惡劈裏啪啦的爆竹聲,不是喜慶,是一個民族還在集體慶祝自己的粗俗和停滯。

這種聒噪的聲音,滲透到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繼而變成了一種被迫服從的指令。

我們不知道可以有一種更溫柔的表達喜悅的方式,也許是因為我們從來沒有過放鬆的時刻。

我們不知道有一種與人性光輝更相稱的現代文明,我們或是被迫,或是自覺地放棄了自己的公民

與人權。

我們在施捨中長大,似乎得到了完全的滿足。而這,作威作福者,已經認為給予的太多了。

我們經歷了這麼多,卻學會了視而不見,這是多麼可悲的事。

我們經過了這麼多年,也沒有學會如何做一個公民,不知道維護自己的權利。

選擇沉默,選擇服從,選擇妥協,似乎是我們所能做的全部。

但我知道不是的。

因為人要為自己的尊嚴活著的,人是要在盡情表達之中活著的,人是要活得盡興。

活的盡興,心中沒有陰影,互相友愛,不必彼此設防,生命可以和呼吸一樣朗月清風。

但現實不是的,我們被貼上賤民草民的標籤,供那些權勢者和幫兇來蹂躪踐踏,卻不能有絲毫反

抗。可是,連古人都說,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我們不期望權勢,但必須得到尊嚴,讓自己堂堂正正的活著,因為人,本來就是上帝的傑作。他

是珍貴的,勝過了一切的權勢和財富。

我們不是匍匐於地的狗,我們靠自己的勞動創造幸福的時候,是誰把我們的幸福、財富、土地剝

奪和佔有呢?

幸福的得來,原本是要付出血的代價的。看看伊朗的那些好兒女吧,為了自由而戰,而表現出來

的英勇與聖潔。站在真理的一邊,正義的一邊,光明的一邊,我們還有什麼可以懼怕的?

我知道的,貪生怕死是人的本能,這種本能,是一種自我保護,保護自己作為人的一切。但當你

被刪除為零的時候,我們還有什麼可以顧慮的?

在一個噤聲的國度,在一個不能繁體的中國,我們的屈辱要到什麼時候呢?


耶穌說: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

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土地

饑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

憐恤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憐恤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耶穌又說:

人若因我辱駡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譭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

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

 

耶穌還說:

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

 

有人在網上說,逢九必亂,即使不逢九也是一個亂世呀。

先生新年快樂!

曉波吾師新年快樂!

被自殺的冤魂新年快樂!

為正義得伸張而日日奔波的好人們新年快樂!

 

真高興有你們在身邊,這個世界才如此新鮮可愛,讓人稍稍安慰。

 

靜如平紋紙的一霎
蠟質的光線
安靜的電話筒
一個人的化蝶為蛹
海在不遠處,牡蠣在淺水
章魚在更冰冷的深水一動不動
此靜美一刻,可以永垂不朽

的確!他來過。
辦公桌不會走路
稿紙不說話
墨水瓶空著。
但他來過,不用告知他人。
為了愛,還是討還愛?
或者,裸裎的心
並不需要強調,猶如嬰兒的瞳孔

世界突然黑了一霎
僅一霎漣漪不起,已被他者奪取
被篡改已成習慣了
一霎,黑,比啞然更徹底
比所有的剷除方式更快
快到磷光來不及出現
軟體的海生動物
來不及伸出試探的斧足
門還開著,風來在自由來去
那躺在他人床上的人
還在怔忪的夢裏等待火車的來臨

這不被揭示的一幕
在瞬間成灰。
英雄是一個過往的詞語
但愛,仍在山清水秀,古往今來
書寫者開始考慮轉行
拿起畫筆,畫下秘密的山水
和杯弓蛇影。普天下的鳥
都愛哨音,寧願被馴養,不願被恐嚇的空弦
射中豐腴的陰影
一霎成灰,存在如不在
那暗中洞察一切的人
看見了什麼?
靜如平紋紙的一霎
一切顏色消失
黑暗蒙著面紗,像一個多重的虛指

為劉曉波我的啓蒙導師而作

 

“聖誕審判

聖誕審判

是誰在節日裏

審判一場大雪

公然與上帝為敵”

 

“什麼樣無恥的宣判

讓聖誕老人

怒白了虯髯

讓聖誕禮物

羞於交換”

 

“這苦茫茫的大地呀

是誰在無休止地

饋贈我們以恐懼”

 

“對大雪的審判

讓大雪白了公主”

 

“對大愛的審判

讓大愛愛上衆生”

 

 “那天朝如何囚禁住大雪

從良辰開始的旅程

必將救贖美景”

 

 

2009.12.28

“而此後苦茫茫的大地將更加飄零

為義人和百姓的不倖”


我看見這麼多的孤單鋪成了橋。

 

陽光下為奴仍是一個不能繁體的中國。

 

人類的智慧,到自救為止,是悲哀還是命數?

 

詩歌的掃帚,除了炤燿,別無他用。

 

在所有事物中,唯有我們的名字是唯一的,聖潔的,因而不可更改,不容侵犯。

 

媽媽喫了太多苦,她的擔當不比上天少。

 

孩子和小鳥,一對互相尋找的兄弟。

 

做一生乞丐,人子的命運各有不同。

 

濕潤的筆尖加上一個吻,我總記得妳薄如貝殼的疼。

 

我們都曾臨摹過愛情,最終把她放在了遺忘裏。

 

女孩的長髮好得像在彈鋼琴。詩歌即我們身在其中的事物。

 

牆,我說的是一麵喜歡塗鴉的牆。

 

把一場大雪直播到肯德基的櫥窗外,我看見滿大街的鞋子踩鞋子。

 

我們抱在一起多久,安靜纔會降臨?

 

詩歌是一塊胎記,剛好一生。

 

 

200910月,11月,1213傍晚整理


耳聽土地被殺僇的石破天驚

這韆年淩遲的土地又撕裂著堆滿青塚

 

2009.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