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過去一半

“誰終將聲震人間,必長久深自緘默

誰終將點燃閃電,必長久如雲飄泊”

推上看到尼采的這句詩。
寫了那麼久。就如雲朵飄著。直到遇到讀到她的那個人。
我知道沒有人可以聲震人間,但我在乎的是可以長久漂泊。那是生活的常態。
匍匐於地的生活,還是要勇敢地開出自己的花。
今天是個好日子。受到某種高規格的待遇。他們也太看得起我了。
是以在此留個記號。如同一滴雨。
剩下的日子,也真的是需要深自緘默。倒不是因為他們貌似善意的來訪。如冉雲飛老師所言,我也祗能做我擅長之事。
也許內心深處是一種恐懼,更多的是厭倦。當一種醜行招搖過市,我確實有種被打擾的感覺。然而我喜歡的是平靜的生活。
平靜的生活如果加上監控和粗暴的問話,我們就逃脫不掉被奴役的命運。
我需要找到更好的方式,讓自己從絕望和疲憊中回過神來。
我想和更多的文字在一起,再加上一點肖邦,那會變成一片光明。即便是微弱,那也是我的微弱,是我能做到的極致。
生活還在繼續,漂泊並無終點。我惟願此生還能寫出更好的詩歌,如同花開花落,生離死別。
2010.7.1黃昏

轉冉雲飛妙文:“匪話連篇”五歲了

當2005年6月29日 決定開博客的時候,並沒有想到能堅持到今天。因為我是個表達欲比較強的話癆,所以能持續不斷地發聲,說出自己的想法。但博客最開始的格局也不是像今天這個 樣子,而是一些日常感悟的彙集。再者,我當時也沒有想到每日一博這個概念,就是想到哪寫到哪,完全是非常遊戲玩樂的心態。因為我在博客前,也在一些BBS如 天涯社區的關天茶舍等地裏面發帖掐架,因此頗認識一些雖然觀點不一定相同,但同樣喜歡表達自己見解的“掐友”。由於有不少的“掐友”,所以博客甫一開上, 就有不少朋友來圍觀發帖。這種圍觀發帖的人,來得更為有針對性,對同一話題有相同的愛好,不論是讚賞者還是反對者,都能給我帶來較多的思考。

 

隨 著博客的進一步開辦,我才逐漸增加了和完善了各個欄目。其中的“貢獻常識”、“搗騰歷史”、“中國右派”、“冉氏評論”、“資訊掮客”是被用得最多的欄目 標籤,這說明這幾個欄目,由於其談論話題較廣泛,因此得以頻繁使用。由於傳統傳媒管得非常死,所以作為公民,必須有自己的表達陣地,必須把自己所思所想表 達出來,同時為維護自己和更多人的權益而努力,故博客越寫越得以固定成為每日一博的“早報”形式,偶爾因為有事情或者網路情況,而下午或者晚上發出來的, 但總體來看“匪話連篇”是張不折不扣的“早報”,在早上八點至九點出現的頻繁最高。正是由於這樣的固定鐘點,使得那些關注我言說話題的讀者,在固定時間來 到我的博客閱讀評論。

2008年2月5日我在天涯社區不用翻牆的博客,被天涯社區關閉,從而開始了“匪話連篇”的“流亡生涯”。被天涯當局關閉的當天,我賡即當天在凱迪和SOHO小報開了個博客,大抵由於凱迪同屬海南的原因,不到三天即被關閉。接著在SOHO小報開了三個月被關後,我在網易和牛博網開了博客,網易被關一陣後至今仍開著,但我從不打理此博客了,讓其自生自滅。現在博客的主要陣地是需要翻牆才能牛博國際、冉雲飛獨立博客和德賽公園“匪話連篇”,以及一個半殘廢的可以不翻牆的1510。我之所以不憚繁難地告知朋友們這一段歷史,是想讓關心我的朋友們瞭解爭取言論自由和博客寫作的歷史。

我 做事情可能跟許多人有一點不同,從不往高線上去做,只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進行。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即從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比如救災,我是十天后才 下去幫助,因為我必須將自己的家人安頓好。也就是說,我做任何事情是本著自身利益和愛自己的態度去做,並非從一個宏大敍事的角度去行事,我不喜歡唱調和說 那些玄不著邊的空洞道理。我認為人生苦短,只是一個過程,你自己要成就什麼樣的人生,完全是自己的事。所以我在乎每日言說和揭示真相的過程,至於我這一生 是否能見著我們的國家獲得民主自由,我固然在意。但若是見不著,我也並不灰意失望,因為我認為人生爭取自己想過的生活之過程,本身就是一項人生的成就,因 此我努力的過程,其最基本的是在於完善自己。在這樣的基礎上,客觀上造成了對社會的進步和改善做了一小點貢獻,我也就滿足了。

當 然,由於中國的傳媒被官方控制得非常厲害,所以我也把自己的博客當作一張表達自己意見的評論雜誌(或報紙)來看待,因為我覺得如是我們每個人都不憚於公開 表達自己的見解,那麼官方那些掩蓋真相的蠢舉必然不能持久,民智之開啟,公民社會的建立便會相應地縮短進程。我認為改變社會是個慢長的過程,開啟民智也不 會一蹴而就,因此對於我們有自己理念的人來講,應該持續不斷做出相應的努力,使更多的同好聚集起來,形成一種我稱之為與官方相較的“思想起義”。我們不能 在肉體上起義,至少在思想上不應成為官方的奴隸,儘量不用或者少用官方那套思維習慣和話語體系,使自己成為獨立思考的人。總之,我會不停地言說下去,盡一 個公民對自己、對家人、對社會的責任,當自己回首往事的時候,不要說“我們老了,把希望寄託在你們下一代身上”這種屁話。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責任,一個人有 一個人的責任,若能做到此點,庶幾不枉來世間走一遭。

2010年6月30日10:01分于成都

©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非商業性轉載,請全文轉載並署作者名。商業性使用,請聯繫作者。歡迎訪問我的獨立微博客http://ranyunfei.shoutem.com和推特:http://twitter.com/ranyunfei

若我配不上對他們的讚美–寫在游精佑出獄之前

我在一首詩中說:“若我配不上對他們的讚美/就依然苟活於世”。

第一次見到游精佑這個名字,是在去年10月份,一個朋友的博客裏。那是一篇報導福建三網友因言被抓的報導。

當時的感覺,從裏到外,身體一片冰涼漆黑,無法相信光天化日之下,會發生如此荒唐惡毒之事。祗有流氓才做的出的事,怎麼可能是真的?到底誰誹謗了

在此之前,我寧肯蒙住自己的眼睛,當那些不義和惡行從未發生。我一向厭世,對人類的擔當和所謂的社會責任,並無多少好感。

也正是因為這種消極的心理,游精佑的那句辯護詞才如此撞擊心扉:“正義的信念和良知的煎熬,是我生活必然性的推動力。”

一個把自己交給上帝的人,一個有擔當并付諸行動的人,一個把自己的工資定期存起來幫助他人的人,他再壞能壞到哪裡去?

一個因為幫助弱者而使自己深陷囹圄的人,我除了敬重,還有對自己不作為的羞愧。

我也意識到,在人類歷史上,若沒有這些純潔的獻祭者和守護者,世界將是多麼恐怖的一個存在。

然而現在游精佑要回家了。我竟然不覺得欣喜。

劉曉波,譚作人,趙連海……還有多少游精佑被關在裏面呢?如果監獄是好人唯一的去處,誰還敢做好人呢?如果發個帖子都是誹謗罪,我們拿什麽支撐起內心的信念呢?

在這片千瘡百孔的土地上,真的存在一個永世的魔咒嗎?否則,爲什麽幾千年來苦難一直與這個國家的人們如影隨形?

莊子說,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那麼大惡當如何待之?說不出來,就永遠噤聲嗎?就永遠寒蟬嗎?

我們到底在恐懼些什麽呢?難道我們不是這片土地的主人嗎?我們來到這個世上,難道不是爲了找到我們共同的幸福嗎?

可爲什麽,我們要每天穿著自製和他製的囚衣,匍匐而活,彼此隔離?

我在另一首詩中說:

“你砍下我的頭顱

讓我習慣黑

我沒有說願意”

七月四日如果見到游精佑,我們或許可以談談海子。從夏天就開始的凋零,有時讓人悲傷地想死去。

2010629下午於荒蕪之地

推友評福建三網友二審維持原判

2010628上午,福建三網友游精佑、吳華英、范豔瓊為判有罪。艾未未、劉曉原、王荔蕻、老虎廟、蕭瀚、何清漣、北風等第一時間在推特上發表評論,表達對中國司法和三網友被判的看法。時間關係,本人未及徵詢所有推友的意見,萬望見諒。如需更正,請私信我。

 

1.     liu_xiaoyuan: 福建三網民案,是1949年以來國內發生的最為離奇誹謗案。幫助不幸者喊冤,竟然被判構成誹謗罪。辯護律師也被找個理由停業。

 

2.     aiww: 轉發:六月二十八日福州三網民遭福州官匪合謀誣告陷害案二審宣判,請圍觀、上推、轉發! 收藏删除

 

3.     chenqitang: 中國公民維權聯盟:關於明天福建三網民誣告陷害案終審的聲明 http://www.wqyd.org/bbs/viewthread.php?tid=18890&extra=page%3D1

 

4.     liuqiangben 民間和官方有無可能建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