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愁忘記了憂愁的顏色……”

 

這些幽遊於高處的江河呀

世間的讚美

不能因此豐美你的牧草

 

隔著時空才能活命的眾生呀

目睹了天地的絢麗

為何又悚然睡去

 

當午後的天空跌入大海

我聽到內心的憂愁

刹那間消失的聲音

 

當風獅爺挑起一肩水路

我就像隔海相望的獅子

就想把繁體字灑滿江河

 

在南國

白雲團團

裹住了黃昏的曾厝垵

 

2011.6.26上午,自廈門歸

2011.7.1傍晚,西店

 

 

 

 

 

 

 

 

 

 

 

 

曾厝垵海邊

 

深 圳

 

“此刻深圳

綠如濃眉”

 

“此刻深圳

夜如迷津”

 

“把風抱在懷裏

抱住她

不可馴服的猛烈”

 

“我的親人吶

在一個唾面之國

要挖走多久的黑暗

才不會蒙羞而活”

 

2011.3.24,深圳

2011.6.26上午,南磨房

“筆洗插水仙

應景又半年

天生葫蘆國

唾面猶未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