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新年

 

“記不清是

哪一年的除夕了

父親在角落裏

默然點燃一炷香”

 

“恍惚中

父親的身影

就如一炷香的寞落”

 

“父親的慈愛

就縈繞在一炷香的今生裏

讓我在離家很遠的地方

依舊時時想起”

 

“灰燼混合著血

寫下的字

而今把我也逼上了中年”

 

“蒼老的身體

讓生命變得空虛

卻讓墓碑變得蔥蘢”

 

“哦,年輕人

在一個極權的國度

請不要熄滅熱血的燈

因為罪惡也需要證明”

 

2006.1.9晚

2011.5.2晚/5.4下午

PS:末句為艾未未語

春天中的一天──獻給王荔蕻大姐

 

九個酒瓶喝醉了

小狗長時間嗅著地底下的烏賊

又跳起來去吻粉摺子短裙

這個充滿嗅覺的春日

梧桐花開滿紫色的天空

小草在晨光裏練習繁體字

風的線條畫出狐狸的綠尾巴

一枚寂靜的魚雷在體內觸礁了

道路上氾濫著人渣和過期的報紙

大牆裏依舊是囚禁的親人鏗鏘的正義

 

2011.5.1早,南磨房

荊棘之國

星期五, 四月 8th, 2011

看完劉賢斌先生在法庭上的陳述,知道了什麼叫寧死不屈,知道了什麼叫和平理性,知道了什麼叫寬厚仁慈,知道了什麼叫洞悉遠見,知道了什麼叫人格尊嚴.
人在歷史中微塵草芥,因為這種人性的光輝,反而使歷史變得暗淡無光了.
海子說,像寫的那樣生活,劉賢斌先生說,像一個人或公民那樣生活和戰鬥.民主固然是人類唯一的歸宿,但在一個荊棘之國,尚需要無數的艱辛和創造,才能接近天空之上的晴明蔚藍.
我們活著,所能做的極致,也無非是讓自己不作惡,也去勸勉周圍的人不作惡,不做專制的幫兇,給我們的孩子一個交代,告訴他們我們雖然日日遭受剝奪,羞辱,愚弄和打壓,甚至是暴力,但我們沒有說願意,并守住了良心的底線.
自由雖然美好,通往它的道路上卻佈滿荊棘.我說過的,痛苦有幾隻腳,我就用幾隻腳穿過荊棘.
但願我還能寫出一首光明的詩歌,救自己出煎熬的水火.

清明節後要求在艾未未事情上閉嘴

警察又來電話,明確要求明天八點見面。具體什麽事推諉不說。估計又是國保,清明節後剛談過的。他們玩人玩上癮了。
我在推上說,在中國,你得隨時做好警察敲門的準備。
清明節後剛談過,本來以為可以安生幾天的。
這樣粗暴且非法的要求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爲什麽要這麼無休止地騷擾一個合法公民呢?
是不是玩失蹤玩上癮了呢?

201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