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Skip navigation

Category Archives: 2012詩歌


他們穿著白衣裳

單薄的衣衫熱情的嚮往

當青春還在和自己捉迷藏

他們已動身去了廣場

單純的願望年輕的面龐

他們喊著民意不可欺你好德先生

他們穿著白衣裳

相信死亡還在輪回的路上

相信理想有一雙公義的翅膀

 

他們穿著白衣裳

白色的頭巾決然的遺書

當青春還來不及釋放迷惘

他們已動身去了廣場

靜靜的依偎疲倦的午夜

他們喊著媽媽我餓,但我吃不下

他們穿著白衣裳

相信絕食靜坐將帶來希望

堅守的報償會是破曉的天光

 

他們穿著白衣裳

沉重的眼皮寒冷的守望

當青春自我放逐著蒼涼

他們已動身去了廣場

坦克的轟響刺刀的冷光

他們喊著浴血民主我們終將勝利

他們穿著白衣裳

相信獵殺的時代終將過去

屠城的血債不會被倖存者遺忘

 

副歌:

 

他們穿著白衣裳

25年了

他們還穿著白衣裳

25年了

殺人者依然高居廟堂

 

他們穿著白衣裳

25年了

他們還穿著白衣裳

25年了,殺人者依然握緊權杖

 

2014.4.17上午,午後,四惠東

5.3下午,夜,5.4夜,南磨房

 “為我大學時曾無知地拿過校方60元六四維穩費而向死難者致歉”

5.25傍晚加註:前段時間派出所奉命前來告誡不要碰六四,仿佛六四有毒。

 

到了夜晚

衰老張開他的三個面孔:

異鄉人,流浪狗,雪骨頭

 

2012.12.16夜,南磨房

 

寫給大姐

 

鋼琴一樣

彈了一夜的雪

停在一個黑鍵上

 

蜜桔一樣的夜

讓我們捨不得

卻用文字來磨牙

 

2012.12.14早,雪,路上,夜

 

“下雪了

才知道對雪思念了好久”

 

“雪大了

幾乎是呼嘯而過”

 

“前年此時

四天的軟禁後

回到家中”

 

“入冬的第一場雪

是對雪的軟禁之後”

 

“雪落落而下

一刹那

讓人陷到她的茫茫之中”

 

“雪款款而來

也讓記憶湧現

讓寂寥的少年找到他的中年”

 

“有人說到末日

好像我們是在新生”

 

“比雪更冷的

是鐐銬叢生的一個國”

 

 “而苦難是結巴

要用雪花來表達”

 

 “童年的雪仗打在臉上

是積攢了一輩子的那點純潔”

 

2012.12.12早,四惠東

“雪意棲息枝頭/有了水墨的形狀/一個古中國/寒冷過人/要我們抱團取暖”

 

在一所租來的房子裏流浪

所幸有妳在一起

 

短暫或者長久

都是終生的感激

 

每次和小狗狗走在小區

其實都是在走鋼絲

 

對斷糧的擔心

是窮人一輩子要操心的事

 

今天的房租

明天孩子要升學

(但願他長大後能買得起房子)

父母漸老

老闆要求你留住青山

國保

露出國保的嘴臉

 

一片雪花棱角太多

卻讓聖誕節

足夠歡樂

 

一場雪遲遲不下

太多的槍聲

等著她

 

不能寫紅方

黑方也行

黑方有琥珀的顏色

和前進的想法

 

必須醉在詩歌裏

才像那麼回事

 

一個詩人的可悲

在於他

祗有文字的溫度

 

他祗會

守著自己

給自己燒紙錢

 

仿佛神靈已經離別

仿佛他已經沒有能力

照顧好剩下的日子

 

流浪的

是血液

是有國無家

是小狗狗看我的眼神

 

我對自己說

生活如墨

仍可大寫

 

2012.12.1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