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Category Archives: 2012隨筆

新年絮語

  新年不是那麼經常地到來,但還是來了。 新年是一個販賣希望的季節。希望無處不在。我在早年的詩裏說: […]

平安夜

看推,推友轉崔健語,“天安門祗要掛著毛主席像,我們就都一樣,都是難民。” 

翻不盡的高牆

  從未認真想過翻牆這事,這讓自己成了另一堵牆。 爲翻牆做過一些努力,大多被動,因為自己對技術,始終 […]

往生

  在一群野蠻人中間,我首先是野蠻的。 當體制的叢林法則不受鉗制,必然會向每一個個體滲透,并通過不斷 […]

當活著是恥辱

  剛在推上說,一個人的心,要多狠,才能活下去。 當活著是種恥辱,那些年輕的,甚或年長的藏人選擇了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