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Skip navigation

Category Archives: 2013詩歌


多虧了耶穌

我們有了平安夜

 

多虧了平安夜

我們有了至福

 

滿大街都是人群

彼此交換著歡喜

 

滿世界的歡喜

把孤單趕到曠野

 

拿命才能保全的曠野

埋下老村長的冤魂

 

一代又一代的冤魂

走不出草泥馬的命運

 

把命運之夜打扮成節日

我們等待遺忘的天敵

 

2013.12.25下午,南磨房

“遺忘之國也是災難之國,坦克碾過了,還有更多製造肉餅的卡車和推土機。我們並無擁有一個完整的節日,我們並非能避開小醜一樣的命運。里爾克說,‘安靜中我知有神’。在這個節日,我切實感受到了‘神與我們同在’的含義。媳婦用鑷子,幫我把卡在喉嚨的魚刺撥出,讓我知道愛是萬有,愛是放下;在不信主的日子,主卻讓頑石開花,讓孩子再一次遠離誘惑;平安之夜,福至心靈,孤單在時光的寂靜裏跳舞,那是上帝為我一個人準備的禮物。萬有的主俯臨災難深重之地,正因為災難深重故。然而那個悲憫的神更願意隱身於紅塵陌路。以馬內利!”


從談論天氣開始的詩篇將開始什麽樣的旅途?

想到荷馬用詩篇挽留的萬物已變成舊風景。

這個早上,陽光湛好,照耀在孩子的新生和老人的佝僂之間。

小孩子穿著藍底白點的棉襖跑在陰影裏,像迷路的蘑菇。

路上佈滿狗屎,活在骯髒中像一個搞砸了的葬禮,而人們已彼此默許。

一番豪華的應酬後,人們回到衣帽間,試圖找回自己,卻祗找到自己的衣服。

活在脊柱支撐的身體裏,忘記脊柱是容易的。

一個被打斷脊柱的年輕人,用了八年的努力,換來六年刑期。

更多的良心犯,用良心換來我們的早點,而我們甚至不知道他們的名字。

黑暗無需遠行,酷刑就在其中,都是我們雪花微瀾的命運。

一片尚未形成的寧靜,鏡子一樣拒絕著聲音,而聲音才是表達。

安東尼奧·波齊亞乃說,在我的沉默裏,唯有我的聲音是必要的。

 

2013.12.1上午,南磨房


一隻貓死在路邊

像在曬太陽

嘴角的一滴血

新鮮像油漆

 

我沒有停下

但有什麽已經跟上來

像天上落下了雨

 

九條命的動物

早安啊早安

死在街上

已經是最好的死法

你要去的地方

我遲早要去

 

親愛的貓咪

用一輩子的力氣

去準備一次遠行

可我多麼懷念有妳才柔軟的夜

 

2013.11.23早,四惠東


親愛的孩子

妳昂頭拉琴

眼白倒影著不知名的天空

 

親愛的孩子

秋風乾冷

沒能遮住妳落葉的琴聲

 

親愛的孩子

妳端坐街角

捧著一碗夜色和冷風

 

親愛的孩子

我祗想無恥地鑿開妳的眼睛

注入光明

 

2013.11.14下午,11.15早,四惠東

 


親愛的

妳看我們還有

這麼大的一個秋天

 

2013.9.21上午,南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