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

 

經夏而秋

才驟然發覺

順著膝蓋

翩然而至的白蝴蝶

 

低低地飛

低低地問候

安靜得像孩子的手語

 

午後的白蝴蝶

蝴蝶白的女孩

裙衣朵朵

把秋光連成一片

 

女孩的眉色淺淺

女孩的美色無邊

 

女孩和美好

總是兩小無間

 

仿若一個天意

化身為蝶

貼近我,擁抱我,咬著我

一次次地經過我

 

2013.9.2下午,9.3上午,下午,9.4上午,四惠東

2013.9.21上午,南磨房

“總有一個淺淺的少女,讓那些浮華燈影的奢華變得黯然,讓世界接近一種完美。而在一個落難的世界裏,還可以落草為詩。大姐說,再不反抗就晚了。而對我來說,再不寫詩就晚了——在生命的縫隙裏我還有那麼多沒有寫完的。”

八月短句


鴿子成群飛過/像翻著書頁

 

當嗓子被煙劃傷/歌聲依舊迴蕩

 

夜晚讓人疼/就像夏日的刺青

 

從一個不眠到另一個不眠/夜晚好像祗有一晚

 

所有的不捨/匯成了一條夏日的河

 

孩子就在岸邊/黃昏卻在千里之外

 

孩子/記著爸爸的話/回家的路是藍的

 

我是多麼厭倦這樣的日子/告別成了生活的唯一

 

比起綠葉/我更害怕眼神的凋零

 

醉有很多種/我選擇了中年的杯子/和少年的酒

 

窗外的蟲鳴/已經入詩了/蟋蟀徹夜背誦著詩經

 

我想和妳在一起/平安夜正急急忙忙趕來

 

生活著/蒼老著/祗爲了看自己最後一眼

 

和命運拔河/我忘了掙扎之外的海

 

天才短命/因為他是天才/而世界是一所養老院

 

時間這麼少/還有人說它公平/公平沒有蘋果的味道

 

在紅磚窯裏/火是唯一的親情

 

2013.8.22深夜,南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