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Category Archives: 2013隨筆

大清帝國怎麼就亡了呢

下了一夜雨,早上上班前放晴,把秋天一下子撈了出來。 沒有撈出來的,那些大大小小監獄裏的良心犯,依然受苦。然而他 […]

文字為何要“脫敏”?

——從艾未未一句“漢語好髒”說起 艾未未和唯色推上互動,當唯色說到在拉薩被人跟蹤,她用漢語而非藏語跟對方說了句 […]

詩人是良心活

    詩人是良心活,所以難做。   聽說了一個命題作文《詩人與祖國》,說的好像 […]

一點感悟

  除了寫作,像擦拭血跡一樣的寫作,像打磨夜晚一樣的寫作,我將一事無成。而寫作是心跳,是不讓自己迷途 […]

Forever